慕士塔格山
帕米尔高原上,昆仑山的西端有个慕士塔格山。大土佬儿没有上去,原因很简单,它的主峰海拔 7564 米,是帕米尔高原三高峰之一, 六十六叟没劲儿上去。 
我们空军的军歌里有 “、、、、翱游昆仑上空,俯瞰太平洋滨。、、、"  之句。 我不是步兵,不愿费劲儿登上昆仑山巅。 五十六年前在台南师范附小四年级
的音乐课里唱 "长江长,黄河黄,滔滔汩汩,浩浩荡荡。 来自昆仑山,流入太平洋。历史数千年,文化吐光芒。长江长,黄河黄,我祖国,我故乡。"  
  "中华中华我中华,五大民族合一家,昆仑山上常积雪,蒙古荒漠飞黄沙。长江曲折泻千里,大海茫茫接天涯。日东升,月西下,照我伟大的中华。"
昆仑山是我的精神堡垒,圣山。 我来过昆仑山,就像穆斯林到过麦加朝圣一样,死而无憾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tPvvCk7mg0&feature=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