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鸡 (Alectoris chukar) Chukar Partridge or Chukar
日暮, 大土佬儿还勾留在 Capital Reef, Utah 的山谷里。忽然听见一阵敲竹筒的声音, http://www.xeno-canto.org/233252
原来是一群石鸡招朋引伴的鸣叫声。在黯淡的山谷里, 它们快速地搜寻野草上的草籽, 一点儿也不在乎我为它们照相。

这些石鸡是阿富汗及尼泊尔地区的品种, 由英国人引进美国当打猎的猎物之用。现在它们分布在 Rocky Mountains 山脉和美西
数州。它们的鸣声在洋人耳朵里是 chukar, chukar。所以洋人叫它们 chukar 。 洋人的耳朵跟咱们中国人的不一样 。咱们听到
的 "汪汪" 之声, 洋人硬说是 "Ruff, Ruff"。 我觉得是敲竹筒之声, 洋人认为是 chukar, chukar。

以下照片是用感光度 1600 ISO 拍摄的, 用 Photoshop 软件调整过的。

中華鷓鴣: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7%93%E9%B4%A3
竹鸡: http://www.tulaoer.org/3-Biology/A/2-B/Birds/87BambooPartridge.html
鹧鸪天   (苏轼 )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
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鹧鸪天   (李清照)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鹧鸪天   (陆游)

懒向青门学种瓜,只将渔钓送年华。
双双新燕飞春岸,片片轻鸥落晚沙。
歌缥渺,舻呕哑。酒如清露人如花。
逢人问道归何处,笑指船儿此是家。


鹧鸪天   (辛弃疾)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
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鹧鸪天   (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 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