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午峪的蜀道
李白  《蜀道難》

噫籲嚱,危乎高哉!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嵋巔。
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方鉤連。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
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巖巒。
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
問君西遊何時還?
畏途巉巖不可攀。
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從雌繞林間。
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雕朱顏。
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
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
其險也若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
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


从长安到正南方的香积寺大約十五公里。从香积寺再往正南大約十四、五公里就到了秦岭终南山的子午峪了。秦岭有四
条南北向的古代蜀道连通渭河平原和漢中平原。从漢中平原穿越大巴山到四川,还有三条古蜀道。这七条穿过秦岭和大
巴山的古代蜀道之一是子午道。据說秦岭最老的蜀道,即褒斜道通于春秋。史多不实。不知这事所本何来。至于子午道
始通于秦,則是相当可靠的说法了。三国时代,魏蜀多次在子午峪交兵。而最为人熟悉的故事則是唐玄宗命人从四川的
涪陵日夜飞骑把楊貴妃愛吃的岭南(秦岭之南的四川,不是五岭之南的广东和广西。)荔枝经过大巴山的荔枝道和秦岭
的子午道运到长安宮里的事了。在『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上飞驰,自然『人马多毙于路。百姓苦之。』了。

杜甫熟悉秦岭里的几条蜀道。他也写了几首关于子午道和傥骆道的诗。他的诗多苦情。我就不录了。

我在 2010 年的重阳入子午峪。此时山谷遍处的栗子、核桃、和柿子都成熟了。许多果子掉在陡峭的山谷的地上,还没
被人捡走。 没人命令我限时专送荔枝,也没人把我发配到巴蜀。走在子午道上,我的心情比李杜他们好过多了。

王维十七岁就到了长安。那年他写了《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的名诗。诗云: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遙知
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诗里的『山东』是华山之东的老家,即現在的『山西』。王维在二十岁中了进士,题名
雁塔。大雁塔之南数里就是唐代当时香火最盛的『香积寺』了。此后,他陸续在长安当了近四十年的京官。以他之愛好
游历,众人把他的《过香积寺》里的『不知香积寺。』解释成『不知道香积寺在那里。』是错得太离谱了。因此,我作
一文重新诠释该诗。(请見: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3-Fall/2010/WWLost.html

香积寺的正南方数里就是秦岭的终南山的子午峪。我在这里的蜀道拍摄了一些照片。这里的景色符合《过香积寺》。
摩詰地下若有知,自应欣然。

不知香积寺。(不知才怪! 以大土佬儿的语言,应该是『別理睬那个xxx 的香积寺。』。王维不至于那么蠢。蠢的是
不用腦子的我们后人。)
3页之1
安禅制毒龙。 (在这里安心地修禅吧。用修禅克制你那『指望』靠着香积寺净土宗的那套
口呼『阿弥陀佛』口号,燒香,拜佛,鸣鼓、敲种、击木鱼就上西天净土的心魔妄念。)


其它子午道的照片登在以下两页。


阿帕拉契山内的大土佬儿写于2010年11月3日
数里入云峰。 (再往南走几里,你就能到了云雾繚绕的终南山了。)
古木无人徑。 (这么簡单的句子,不必解释了吧?)
泉声咽危石。(这是唐代标准的倒裝句法。危石掩住了泉声。
其它的倒裝句法例子如李白的『客心洗流水。』它的意思是如高山流水的琴声洗净了客人的心。)
深山何处钟。(深山里那儿会有的净土宗的那些庸俗、煩人的咣咣钟声?)
日色冷青松。(亦是倒裝句法。)
薄暮空潭曲。 (看图吧。 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