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捷径
重阳的时后,为了尋找茱萸,我在紫阁峪的紫閣道上登高了五个小时。当时整个西安地区大雾。笼罩住终南山紫阁峪这
一带的大雾该叫作『云』了。自古以来,这里的美景就为紫閣山赢得『终南第一山』的美誉。无论是在云里还是在雾里
看紫閣峪的风景,肯定都比在秋高气爽的时后来这里差得多。即便如此,我还是滿心欢喜和感动。将来一定要回来多待
些时后,欣賞这里的风采。

汉代『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外。』的张良就曾在紫閣山(当时的名字是紫蓋山)的无量洞和张良洞里隱居。唐代
许多高僧和文人也在紫閣峪修行隱居。因为名士汇萃于此,唐代皇帝常派人来此地求贤。长安的一些谋官的人也就搬来
此地,希望沾上隱士的名声,被皇帝罗致。因此,『终南捷径』就成了取笑谋官的人到此『曲线入仕』的一个名词了。
我来晚了一千三百年,没当成官。出峪的时候依旧一介布衣。

李白有诗《望终南山寄紫閣隱者》

出门见南山,引领意无限。
秀色难为名,苍翠日在眼。
有时白云起,天际自舒卷。
心中与之然,托兴每不浅。
何当造幽人,灭迹栖绝巘?

此诗既出,人们就开始把这里的紫蓋山改称为紫閣山了。紫閣峪也因此得名了。

紫閣峪的一些狭窄山道的一侧是人工凿出的尖銳突出的花崗岩。当地人称这样的山壁『老虎嘴』。另外一侧就是深渊
了。在老虎嘴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跡。这是因为花崗岩很难被风化的缘故。
4页之1
紫閣峪里有多处摩崖石刻。从字体看来,应是漢代以后刻上去的。路旁斜倒着一些刻有字句的大石头。不知它们在什么
时候从岩壁脱落的。也不知道还有那些大石块会在未来的千年里陸续地从岩壁上掉下来。
窄道是敲掉了山岩而开出来的。山岩上留着尖銳突出的花崗石块。人称『老虎嘴』。
現在距离唐代已有一千三百年了。长安完全变了样。中国也变了样。然而,这里的山道和花崗岩的老虎嘴却一点儿也没
变。走在似乎永恒的紫閣道上,让我觉得仿佛随时能邂逅在这里住过的王维、李白、杜甫、韦应物、岑参、贾岛、张籍、
和白居易。他们在紫閣峪里的逸事和写下的传世之诗,也在我的腦子里点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那么些来此结庐的隱士们的小茅屋没留下一点儿痕跡。考究一些的住处,也都化成了泥土。留下来的是豪宅前院用花崗岩
砌成的石垣。杜甫的经济条件差了些。大概不是他的居所。李白和张籍手头比较寬松些。即使这些残垣不是他们从前的宅
子,也可能是他们盤桓之处。我踏上了石階,走进了已经消失了的先人书斋,从不存在的窗口向外望着对山。啊!这就是
人们祝颂『寿比南山』的终南山了!先人经营的大宅第早已化成了气,化成了土。没变的是终南山。

读友玉先生来信指出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見南山。』的南山在江西,并非终南山。 拜谢玉先生斧正。希望曾经被
大土佬儿误导的读者们以玉先生的说法为准。 恳请各方先进继续赐教,为大土佬儿勘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