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兴教寺
6 页之 1
我们回到长安之后就解散了。大唐高宗皇帝在慈恩寺蓋了一座大雁塔,存放我师父带回来的贝叶经书。师父在塔里一待
就是好几年,搞翻译。悟能回了高家庄享福。悟净回到流沙河。他多半只吃些鱼虾,不常吃人了。我回到花果山自有儿
孙们孝敬。仙界才几天,人间近一千四百年。再想到师父的时候,他已没了。先是葬在长安南方白鹿原上的云经寺。五
年后,唐高宗在附近樊川凤栖原(現名少陵原)上建立了护国寺和一座舍利塔。就把师父的骨骸奉入塔內。唐肅宗游寺
时,在塔額上题『兴教』二字。自此,这寺就名大唐护国兴教寺了。后来兵火毁了寺庙。重建的寺庙去了大唐两字,就
叫护国兴教寺。

当年释迦牟尼圆寂之后,人们动用了佛兵要搶他火化剩下来的骨骸。经过协调,他的舍利骨骸被分成了八份,让人带回
去当纪念品。我师父的舍利骨骸在凤栖原的塔里也没有安全多久就被人们強分得七零八落了。日本鬼子在南京还搶走一
部分师父的顶骨舍利。据说現在光是师父的顶骨舍利就被分在世界上十二处收藏。唉!出家人不造口业。我不罵脏话
了。等着吧,总能看到日本人的报应的。这个护国兴教寺护了大唐,护大宋。护了大宋,又护元。以后,它又护了大
明、大淸、中华民国。没有它不护的国。可又都没护好。現在它护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咱们得搞科学,抓国防。不能
指望在护国兴教寺里燒把香就对付得了外面的帝国主义。

这次回来,长安已改叫西安了。我到护国兴教寺看望一下师父。进了这个寺,安静極了。偶尔有几声鸟语,没見著一只
鸟。只見到几位和尚和正在鋸木担砖整修寺庙的工人。除了我,寺里没有第二个来此瞻仰的人。静,真静。每天来西安
的几万人,都去了临潼看兵马俑了。

进了大门,只見西跨院的门鎖着了。不让人进入。这是塔院。师父的舍利塔被围起来了。十几位工人在鹰架上修缮师父
的五级舍利塔。还有两个三级小塔,里面奉祀的是师父回国以后收的两位徒弟的舍利。
这个塔里供着师父的舍利。
这是师父后来收的徒弟的舍利塔。
这是师父后来收的另一位徒弟的舍利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