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乐游原
我们回到长安之后,大唐高宗皇帝就让师父在城外的慈恩寺里翻译贝叶真经。师父看著心里不踏实,于是上奏皇上
『这趟我上西天取经,往返数千里。一路上,亏得有大徒弟(说的是我吶。)和小徒悟能、悟净帮助抵抗各种妖怪,
终於取得真经。这贝叶经呢,就是用铁笔刻画在贝多罗 (梵文 pattra) 树叶上的佛经,保存不易。要是让人顺手牽羊给
『顺』走了几页或者庙里失火,付之一炬了都太可惜了。能不能照我奏上的建筑图纸,盖个堅固而且不会失火的
Stupa (塔,浮屠)来保存这些贝页经呢?』。

高宗一看师父画的图纸,吓了一跳。盖三十丈的天竺石塔得花多少钱啊? 批下了一个红头文件。要嘛就盖一个五级砖
塔,要不就拉倒。师父无奈,只得接受。塔就盖在乐游原西面慈恩寺的旁边。塔名『慈恩寺塔』,又名『大雁塔』。
没料到这个砖面土心的塔是个豆腐渣工程。五十年就坍垮了。

长安年间(公元701年—704年),武则天和王公贵族,施钱在原址上重新建造,新建为七层青砖塔。以后,大雁塔又
经过了几次改建、加固。

李商隐(公元812年—858年)在长安当官的时候,置备了一辆不用汽油的环保马拉桑塔納。心情一好了,或者心情一
差了,他都能驾车出去兜风。一天,他上了乐游原看落日,留下了一首千年来为大家传诵的美诗。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今年十月我也登上乐游原,盘桓了一阵子。乐游原上的松、柏、楓、杨大概都跟一千多年前差不多。由于有许多树挡
著,向西,我只能从树间看到大雁塔和一点点天空。近黄昏的时候,李商隐在乐游原看到的大雁塔肯定是背光的。他
看到无限好的夕阳,我只能尽量扩张想象力来揣摩了。

哎!没有汽車廢气的时代,长安的天空该有多么美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