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初夏环美之旅
狼群
大土佬儿在怀尔明州的高山荒原上漫游时,发现地上散着一些骨骼。 从被分裂开的两片下颚骨看来,这是成年的北美洲叉角羚羊的骨骼。 左边的下颚骨有一个
被咬穿的大洞。 右边的下颚骨有一个被咬裂的痕迹。 上颚骨只剩下有臼齿的那部分。 其它部分遍找不着。 坚硬的颅骨被打开了,脑子被吃光了。 这该是很强壮
的猛兽干的。 鹰类和秃鹫干不了这事儿,而且要是它们干的,会在颅骨上留下尖喙的印子。

十尺外的地上有三节胸椎和连在上面的左侧肋骨。 胸骨,右侧的肋骨和左侧比较弱的肋骨部分完全被咬掉了。 很明显地,这是一只幼年叉角羚羊的骨骼。 一个
被咬开的颅骨在附近。 另外一个小兽两节胸椎连着肋骨和骨盆躺在这个地方。 这里没有前、后腿的骨骼,也没有幼年叉角羚羊的头骨。

所有的骨骼上面的肉都被吃光了。 估计猛兽吃剩下来的,被秃鹫吃干净了。 骨骼还是潮湿的。 闻了闻,还没变臭。 事件大概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内。

在北美洲能干这样的事的有黑熊,棕熊,美洲山狮,和灰狼。 美洲小狼的个子小,惹不起成年的叉角羚羊。
 
附近没有叉角羚羊或者山羊的脚印,因此,大土佬儿推想,这里不是第一现场。 这个地区布满了零乱的狼脚印,没有熊的脚印,也没有山狮的脚印。因此,
大土佬儿推想,是狼干的。

可能的案情是这样的。 一群住在这个地区的灰狼逮到了成年的叉角羚羊和小叉角羚羊。 一阵撕抢,猎物被分成好几大块了。 然后,各个灰狼把自己抢到的那部
份猎物带到自己喜欢的地方慢慢享用。 吃剩下的就由秃鹰处理干净了。

大土佬儿抽出了腰里的家伙,再确认了是上了膛的,然后慢慢地走回两英里外的车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