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游落矶山山脉
拂晓野牛
天近明,我到一群旧识野牛夜宿的森林附近等候。 及明,五十余旧识野牛带着一两星期前出世的十几头小野牛犊进入荒原觅食。 一些小野牛犊的脐带还没脱落呢。
小牛犊在荒原上高兴地撒欢儿。  蹦、跳、打滚儿、拱别的野牛、突然奔驰,然后跑回来跟妈妈亲热。 天真浪漫。

准有读者朋友会问 “大土佬儿,为什么你净拍摄一些逆光的丑照片呢?”。  哎!拍摄顺光的照片,我得穿过几十头每头2,000 磅(900 公斤)的大野牛,到对面的
原始森林里才行。 北美洲的野牛一怕大熊,二怕野狼。 傻大黑粗的大土佬儿要是一接近它们,可不要让他们嚷嚷 “熊来了!”  惹得它们集体狂奔 stampede 吗?
再说,在这里,我尽量让自己思想纯净,连 hamburger 和 steak 都不敢想,生怕恼了它们。  您不走在前面,我断然不敢穿过野牛群,去拍摄顺光的照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