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关要塞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中国人把 “塞” 称之为 “长城”了。 可能是明清时代吧。 待考。  “塞” 之为物,用以阻挡。例如:令居塞 、居延塞、鸡鹿塞、
高阙塞。 它是一道高大的长墙,一延数十里,数百里,乃至于数千里。 万里者,未之见也。 称之为长城,并不妥当。 城有别的意思。
城是城,墙是墙。

塞之外,是 “塞外”。 古时的中国西北边界又称 “边塞”,有高墙挡着嘛。 “塞上行” 是去远了。 “出塞” 是 “没好事儿的差事”,准备着吃苦受难
吧。 洋人倒好,管 “塞” 称之为 ‘Great Wall’, 翻译成中文是 “大墙”。实事求是,名正言顺。咱们该跟洋人学习。

从前大土佬儿常想建筑了长塞又如何?我要是胡人,不能带着兵马翻墙,大不了绕过长塞,进塞玩儿玩儿嘛。后来晓得山海关那儿有个入海的
老龙头要塞。没有海军的异族还真不容易连兵带马经海入关。近月去了嘉峪关地区才知道绕过西边的要塞也不容易。嘉峪关是明长城最雄伟
的关城。它建于明洪武五年(西元 1372 年),在清代屡经修整扩建。嘉峪关以关城西南方祁连山山脉里的嘉峪山得名。大墙连到关城南 7
里的 “讨赖河”。讨赖河大峡谷深且陡峭。异族除非兵马插翅,断然难以越过。明人不笨也! 延着长墙有许多烽燧(火)台,当地土话为 
“墩”。紧接着讨赖河的烽燧台名叫 “讨赖河墩”,又名 “长城第一墩”。

大土佬儿到讨赖河时,天作墨色,朔风狂号。 照片景色不鲜艳,天也,非战之过也。 背景的祁连山为沙尘所遮,甚为可惜。
从图左上平顶的观光博物馆可知大土佬儿摄影时,相机是水平的。 图中天地交接处是个向左倾斜的直线。这是因为所谓的
“地平线” 在真实的世界里往往不是水平的。 余生也晚,地壳的起伏变动,非我所能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