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南杜鹃花,马缨花 (Rhododendron arboreum)
Delavay Rhododendron Flower     1 of 8 pages
1940年冬,日寇兽兵正蹂躏着我神州大陆,廣西桂林師範學校文學院哲學系四年級的方健鵬(筆名蕪軍)在云南的山坡上看到了鲜红的杜鹃花,
深得感触,写了一首激励人心的白话小诗《杜鹃花》。

    淡淡的三月天,杜鹃花开在山坡上,杜鹃花开在小溪畔,多美丽啊!像村家的小姑娘。像村家的小姑娘。
    去年村家的小姑娘,走到山坡上,和情郎唱支山歌,摘枝杜鹃花插在头发上。
    今年,村家小姑娘,走向小溪畔,杜鹃花谢了又开啊!记起了战场上的情郎。
    摘下一枝鲜红的杜鹃,遥向着烽火的天边,哥哥!你打胜仗回来,我把杜鹃花,插在你的胸前,不再插在自己的头发上。

蕪軍的老师黄友棣喜欢这诗,为它谱了曲子。从此至今,黄友棣的《杜鹃花》就成了华人最喜爱的爱国歌曲之一。

由于喜欢《杜鹃花》,我喜欢上了杜鹃花。五十年前,从台南乡下到台北就读师范大学的时候,初次见到我憧憬了许久的杜鹃花。当年,见了
台北的杜鹃花,我心每每悸动不已。我想到的是在云之南的山坡上,村家的小姑娘采下一朵鲜红的杜鹃,遥向着那烽火的天边 “哥哥!你打胜仗回
来,我把杜鹃花插在你的胸前,不再插在自己的头发上。”

今年(2012) 4 月初,我把自己从金沙江畔折腾到云南大理。破晓,我上了滇缅公路。车行一小时后,司机杨师傅(白族人)为我另找了一辆高底盘,
四轮驱动,能爬崎岖泥石山路的车子和当地的司机蒙师傅(彝族人)。我们三人在彝族自治区的苍山山脉里曲折蜿蜒的泥石路上又颠了近一小时。
下车后,杨师傅陪我在 10 - 20 度斜坡的羊肠土路上爬了两小时半的山。杨师傅是当地的年轻人,海拔 3,500公尺(10,500 英尺)的山坡难不倒他。
但是,我老了,又是平地人,不适应高山上稀薄的空气,爬得极吃力。杨师傅不时劝我坐在山坡上休息一下。他说 " 我们山里人常说屁股落了地,
能添三分气。 "  我喜欢云南同胞的打气方式。

最后,我们到了处处开着大红杜鹃花的高山。有的杜鹃树粗可一,两人合围呢!这种大红的杜鹃花又称“马缨花”。 从前云南的 “马帮” 在 “茶马古道”
上作各种贸易运输。 “茶马古道” 的重要性和丝路类似。 马帮的马,头戴大红缨。 
http://baike.baidu.com/view/86686.htm      
http://baike.baidu.com/view/2169.htm

看看我带回来的蕪軍小诗里,云之南山坡上鲜红的杜鹃花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GssE3krlA0&feature=endscreen&NR=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DbLKJt-lX0&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vK_BiomeIQ&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cNmAIHVyo8&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LqVl5uBfgI&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Eahg8_4c-k&feature=related

在大陆的朋友们无法欣赏 youtube 里的表演,只好请您们欣赏以下转载的节目了。
http://video.sina.com.cn/v/b/52017102-1285700435.html
http://video.sina.com.cn/v/b/52017072-1285700435.html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_bZXsriw7m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