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云廊 蜀道
1 of 5
蜀道里以金牛道剑门之险特着。杜牧在《阿房宫赋》中说了 “蜀山兀,阿房出。”。  把蜀山的树都砍光了,建筑的当然不止阿房宫。据说秦始皇为了平息民愤
(堪疑),命在驿道旁植树。  至今,剑门一带的金牛道两旁多有胸径 2 公尺以上、树龄两千多年的秦时古柏,是称 “皇柏”。因此,这一带的蜀道又称 “皇柏大道”。

三国时代,刘备退到巴山之南。  他的结拜老弟张翼德当了巴西(今阆中县)太守。  翼德太守命人在蜀道两旁遍植柏树。  至今,剑门蜀道上依然多见胸径1.5公尺
的古柏。 人称 “张飞柏”。  后代历朝都维持了此地蜀道树木的增补。

康熙三年(1664),剑州知州乔钵作诗:
“剑门路,崎岖凹凸石头路。两行古柏植何人?三百里程十万树。翠云廊,苍烟护,苔花荫雨湿衣裳,回柯垂叶凉风度。
无石不可眠,处处堪留句。龙蛇蜿蜒山缠互,传是昔年李白夫,奇人怪事教人妒。休称蜀道难,莫错剑门路。”
   从此,“翠云廊”就成了这段金牛古道的别名。

诸葛亮写了出师表给刘禅阿斗之后,经此出蜀攻打曹魏。可惜大败。  杜甫的《蜀相》有  “壮志未酬身先卒 ,,,,,。“

司马昭的魏军避开了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李白《蜀道难》语)”  的剑门关,经过皇柏大道,直取益州(今成都)。  张飞的女婿刘禅阿斗,一见曹魏的军队就投降
了。  阿斗被带到洛阳,由司马昭(晋文王)封为“安乐公”。  不久他就说  “此间乐,不思蜀。” 了。

除了李白,杜甫之外,几乎唐诗三百首里的作者都走过皇柏大道,翠云廊。  大中五年,李商隐三十七岁,他的妻子王氏在春夏间病逝。当年秋天,西川节度使柳仲
郢任李商隐 “参军” 幕僚之职。 李十一月入川,任职梓州四年。 大中九年,柳仲郢被调返长安。 李商隐随柳仲郢回京,任盐铁推官。 李商隐到达平地梓州之前,
必定经过巴山里的金牛道–皇柏大道。 从了解了李商隐写《夜雨寄北》的时间背景,我发现这首诗的意境大异于先人的理解。  这不可能是一首回覆爱妻的家书。

“君问归期未有期。”  要是辞职回长安,那么以后谁管饭呢?   
心中的无奈和寥寂啊,只能用  
“巴山夜雨涨秋池。”  来表达了。  
“何当共剪西窗烛。”  自然不是和爱妻王氏团圆,共度烛光良夜了。这是讲到了哪天跟来信的挚友重聚的时候。
“却话巴山夜雨时。”  那都是一些无法书诸于信的寥寂,无奈,伤逝。 如同绵密的巴山夜雨,如同雨滴落在水面造成的圈圈涟漪。如同逐渐满起的秋池。

天宝年间(公元742—756年),有个馋荔枝的杨贵妃。  蜀南的荔枝除了荔枝道,也经此地的金牛道,快马加鞭地送到长安。  安史之乱时,唐玄宗用一条白绫送走
了杨贵妃,夹着尾巴躲到这里。  那叫着  “幸蜀”。  今年四月初大土佬儿我  “幸蜀” 的时候,排场规格比唐玄宗的小多了。 跟唐玄宗同时经金牛道避安史之乱的还有
杜甫。这老头儿到了益州(成都)很不得意。搭了一间草堂,风雨一来,”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飛渡江洒江郊。 ,,,,,床頭屋漏無乾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南宋陆游参军南郑(今汉中),协防陈仓附近的大散关。 才干了八个月,四川宣抚使王炎被撤。 王炎的南郑幕府陆游同时被撤。 得此消息时陆游正在四川阆中。
他黯然经翠云廊,剑门关,过大巴山,回到汉中。 有诗 《剑门道中遇微雨》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
陆游这老头儿的兵种和我的不同。 他骑驴,我没驴可骑,背着两个死沉的照相机,吭哧吭哧地当步兵。

蜀道有多宽? 看了以下照片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