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金山
我的好朋友薛师傅一听我要去榆林窟就高兴了。从敦煌到榆林窟有七十五公里的路程。其中有平坦的戈壁,也有百迴的阿尔金山
山路。路上,薛师傅快乐地说十七,八年前他常开拖拉机从敦煌拉了一车子的蔬菜,翻过了两道阿尔金山的山梁,到白墩子。
“可好卖了!每次我一开到,菜就被抢购光了。然后我就买了一车他们的羊,拉回敦煌。” 我也感染上他的兴奋和骄傲。十几岁
的大孩子这么成! “那时候这里还没有公路呢!”薛师傅说。 我问:“您就在戈壁上开拖拉机?”  “不光在戈壁上开,还要开
过两道阿尔金山的山梁。嘟
、、、、、。 来回一百四十里呢。” 太棒了!

去榆林窟的那天,我们几番遇到沙尘暴。糟的时候,能见度大约只有五公尺。上了阿尔金山,沙少了,风依旧。

汉,唐,宋,元,明,清,民国,以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几十年,从酒泉到敦煌,再去唐代的玉门关和安西都护府的地区,
这条路是主要路线之一。 王之涣(西元 668-742 年)的 《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说的是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启用的唐玉门关,而不是西南面 240 公里外的汉玉门关。而从酒泉到唐玉门关要经
过万仞的阿尔金山。 
“一片孤城万仞山”  的诗句断然不会是说戈壁里的汉玉门关的。 把这首诗按在汉玉门关上是不妥当的。

别嫌图片里的山不够高。我是站在万仞高山上面拍照这些山头的。

"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这首诗说的是左宗棠当年抬棺出征(可敬的朱镕基
总理跟他一样)收复新疆的情景,他的军队一路种树。阿尔金山里的山路旁也有当时种的柳树。 后人叫这些柳树 “左公柳”。
 风太大了!
山里的杏花开了。 这么大的风,蜜蜂没法飞了。 看来,虫媒花只好当风媒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