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国蛋塔 Pastel de nata
在18 世纪,葡萄牙的里斯本的大教堂 Jerónimos Monastery  (请参考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2-Summer/2010/Jeronimos1.html
里的洋僧创造了一系列的甜点和奶油蛋糕。

依大土佬儿的分析,其由有三。 第一,葡萄牙占领了南美洲的一大片土地。 他们为这个新殖民地取了一个 “巴西” 的名字。 他们发现了巴西土着
喜欢嚼一种植物。他们管这种有甜汁的植物叫 cana de açúcar 糖棍。英文的译名是 sugar cane。中文的名字是甘蔗。印度人最早发明了用甘蔗
熬糖的技术。 唐玄奘大法师在 西元 643 年从天竺回国,除了带回 657 部佛经,还带回印度人的制糖技术。 一千年后,不笨的葡萄牙人也学会了
制糖技术。 他们到非洲逮了一些黑人当奴隶到巴西种甘蔗,把粗糖和糖浆运回里斯本。糖和钱成了葡萄牙的帝国主义者孝敬基督教会的好东西。
教会的糖一多了,还得有制作蛋糕甜点的蛋黄才行。这事不难。 第二,当时葡萄牙到处掠夺,是全球最富有的国家,洋僧和修女的日子自然跟着
滋润得很。 人呐,一过上好日子就爱 “作 zuo1”。 那个时候,教会的伙计们买不到名牌皮包,只好尽量打扮自己了。 当时教会里流行用蛋清把衣裳
浆得笔挺,修女们把头巾浆得像馄饨皮。 (请参考下图) 鸡蛋清的消耗量一多了,蛋黄就得设法处理掉。 这就到了第三了。 膳事房的班长脑袋好使,
一琢磨这个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大教堂有几百个洋僧和修女,个个都跟大土佬儿一样患了馋痨,就用现成的蛋黄和糖发展烘焙事业,开拓内需吧。

西元 1820 年,葡萄牙闹了一场大革命。 新上台的发现国库匮乏而基督教会把持了全国大部份的钱和地产。于是没收教堂和修道院的房地产和金钱,
要出了家的还俗。 这件事和唐武宗在西元 842 年的灭佛运动很类似。

洋僧和修女生计困难了总不能让自己活活饿死,于是靠着卖糕点过日子。 现在没心思穿用蛋清浆过的衣服和头巾了,蛋清有去处吗? 有! 还俗的洋僧和
修女还酿酒卖酒营生。 酒浊,倒进蛋清,使劲搅拌一阵子。 蛋清粘住酒里悬浮的杂质,沉到大木桶底,酒就清澈了。 大土佬儿没见过世界上别处
这么处理浊酒的。 估计这些还俗了的洋僧和修女钱紧得慌。等不得让酒的杂质自然沉淀,只好出此怪招下策。

在西元 1834 年,洋僧和修女实在撑不下去了,把蛋塔和其它糕点的制作方法卖给了附近的一家精制蔗糖的作坊。 在 1837 年,糖作坊的主人在
Jerónimos Monastery 的旁边开了一家叫 Fábrica de Pastéis de Belém 的糕点铺子。铺子里最着名的是蛋塔。这家糕饼铺子一直开到今天。顾客排的队
到了大门外面。

大土佬儿到里斯本,自然少不了到 Fábrica de Pastéis de Belém 朝圣。 凭良心,那里的蛋塔和糕点真不错。 但是,论及糕点,制作得最好的还是应属
北卡罗莱娜州的 “赵姐烘焙坊” 的作品。 其中鳳梨酥以及枣泥核桃月饼在临吃前,稍微在烤箱里加热几分钟,举世无双。 我年年邮购,至今 17 年了。
赵姐电邮: chisbakery@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