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fra National Palace
葡王约翰五世在西元 1711 年发了誓,要是王后玛利安能为他生个孩子,男女不拘,他一定要盖个修道院。 次年,玛利安王后产下一女。
约翰五世接著看地,买地,准备盖一个能容纳十三个守『贫穷戒』的方济各会修士的修道院。 方济各会修士跟台湾的师范生一样好养。一天给个
馒头,一勺菜汁儿就能活。 还能哇啦哇啦念经,替皇上积阴德。物美价廉。就在此时,葡国成功地从巴西掠夺了大量的黄金。 黄金一运到葡京,
约翰五世就改变心意了。 他要在这里盖一个大皇宮和一个大修道院。他还要用新来的财富买各种艺术品。 建筑师是从德国和意大利请来的。
平均每天在工地里有一万五千人工作。 最多的时候,一天有四万五千人工作。 每天有七千军人在工地维持治安。 花了 13 年才大致竣工。
工地里牺牲了 1,383 名工人。

皇宮和修道院的门面有 220 公尺寬,有 1,200 个房间。 在拍摄正面照片时,我的 24 mm 广角鏡头没法容下整个门面 。必须从侧方拍照才能照到
整个门面。 在西元第 18 世纪里,这个巴洛克和意大利式的建筑物是欧洲最大的了。 修道院里面的大教堂是经过教宗同意,献给圣母玛利亚和圣
人安东尼的。 所以这座教堂叫作 Basilica。 未经教宗批准特许献给圣人的大教堂只能叫作 Cathedral。 除了许多意大利式的雕像之外,教堂里还
有六座历史上著名的管风琴和两个钟组,一共有 92 个大小不同的钟。当年荷兰铸钟的人接到这个订单的时候吓了一跳,为了慎重,要求预付
钟款。 葡王火了,一次付清了双倍的钱,以示天威。 反正钱是刚从巴西土人那儿抢来的。

現在參观皇宮得买门票。 进了皇宮不许照相。  那天阔了,我,大土佬儿也要学葡王约翰五世摆谱儿,一次买两张门票。 当然,我得先学抢钱。
在黑不溜秋的教堂里,从穹顶射下一点阳光,让善男信女生起幻觉。
啊!上边的天堂太美好了! 有了盼头,快点儿咯屁,好见上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