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çaco (Bussaco)
《1812 序曲》的序曲
1 of 6 Pages
在1880 年柴可夫斯基为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写了《1812 序曲》,记念史无前例的慘烈大战。那场战爭的结果是拿破侖没有攻下俄国,弃甲,败军迤邐数十里,
黯然回了法国。就算你不熟悉那场俄法战爭,你能忘得了《1812 序曲》里那十六尊大炮的隆隆霹雳声吗?
http://en.wikipedia.org/wiki/1812_Overtur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NatwyAJ6dI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2W1Wi2U9sQ&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gunF7KbgmY&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6LY11kV444&feature=related

在1815 年6月18日,法国第一帝国的皇帝拿破侖终于在比利时的滑铁庐 Waterloo 被威灵顿公爵率领的英、俄、奧联军打得大败,成了囚徒,结束了他的征战生涯。
http://en.wikipedia.org/wiki/Waterloo,_Belgium
http://en.wikipedia.org/wiki/Arthur_Wellesley,_1st_Duke_of_Wellington

其实,拿破侖跟威灵顿的樑子,早在 1810 年 9 月就结下了。那天,就跟我在布萨库 Bussaco(Buçaco, pronounced [buˈsaku])的时候一样,天气坏得很,漫山的
大雾让人看不见敌人在哪里。拿破侖命令驻在艾伯利亚半岛的元帥 André Masséna 带领 65,000 大军从西班牙过来,企图赶走英国的势力,占领葡国。 英葡各出
25,000 大军,组织联军,由威灵顿子爵(当时他还没当上公爵)当统帥在布萨库的山头抵抗。Masséna  仰攻,用大炮狠狠地冲著英葡联军的方向猛放。威灵顿带领

的联军躲在山背后,没挨著炮弹。等雾散了些,联军突然出現,法军措手不及,只好狼狈不堪地撤退回西班牙。战场上留下伤亡的4,500 法军和 1,250 英葡联军。
http://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Bussaco  两年后,拿破侖拉出了驻在西班牙的部队打俄国,用的大炮就在布萨库冲著威灵顿的大军放过。这次拿破仑在俄国
因为围城无功,粮草补给品和冬衣接及不上,大败而返。
又过了三年,其中的一些大炮又用在滑铁庐战场了。 在滑铁庐,拿破仑被英军 (统帅是 威灵顿公爵),
普鲁士军 (统帅是 王子 Gebhard Leberecht von Blücher),及俄军 合力打得一败涂地。
历史上的因缘真是环环相扣啊!布萨库之役是 1812 序曲的序曲。

1628 年,『光脚的卡米拉 Discalced Carmelite 』教派在这里建立了修道院。修士和修女们在这里建筑了美侖美涣的教堂,维持了像天堂似的花园。

http://en.wikipedia.org/wiki/Discalced_Carmelites

威灵顿子爵打了胜仗那天就在这个修道院住了一晚上。这件事成了修道院极其光彩的历史。他们把布萨库之役,绘成了图,燒成了磁砖片,貼在牆上。
他们第二次最光彩的事就是中国人大土佬儿,我,下榻了一晚上。我没让他们把我的照片烧成磁砖片,贴在墙上。 忌讳那事儿。

近年来,这个修道院成了旅馆了。旅馆的名称就叫『布萨库王宮旅馆』。虽然这个修道院没有成为真正的王宮,您是知道我的,我的美徳之一是对『住』不很挑剔。

不是王宫也能凑合。
  http://en.wikipedia.org/wiki/Palace_Hotel_of_Bussaco
无论那个国家、部落、或者宗教,只要是攻打別人,而且打赢了的,都是英雄,都是正义之师。
只要是挨了別人打的,都嚷嚷对方侵略压迫。有例外的没有?没有!
图是基督教的十字军攻打伯利亚半岛上回教摩尔人的城堡的记录。十字军赢了。
自古美女爱英雄。长得抱歉些的美女爱次级英雄。败走西班牙的法军呢?连尊范不堪承教的女人都都懒得理睬他们。
有看得上大土佬儿的美女么? 未之闻也。橫著看,豎著看,大土佬儿都还不像个英雄。将来要是那个美女看上了大土佬
儿,准是她有慧眼,看出了大土佬儿的 potential。
美化己方是很重要的。葡方前仆后继,越战越勇。
丑化敌方也是很重要的。 法军一听到炮声,心惊胆颤,吓得手里的军刀都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