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天书 (六页之一)
.
哥伦布到了新大陆,以为到了目的地 印度,于是管这里的人叫 "Indians"。 北美洲的土著,最恨外人喊他们 Indians 印地安人。 现在美国地区 有 566 族北美洲土着。
每个族都有每个族的名称。 您冲他们喊 Indians,他们会忍一肚子气,礼貌地告诉您 ”我是 某某族的人,不是印度人。“  这情形就好像俄国人管中国喊 Китай,那是
跟着蒙古人喊的。 蒙古人管他们统治的契丹和宋,这一大块地方叫著“Cathay”。 “Cathay”这个字是从 "Khitay(契丹)" 来的。 学过俄语的读者朋友,这事儿不必
我教您了吧?  台湾的朋友,您别一见到 Cathay 就兴奋,抢着举手嚷嚷 "我知道! 是 国泰航空!“  二百五!

美国政府在 Arizona 州东北角的砂漠里划了一块地,跟 Hopi 族的北美洲土著(依照当下台湾流行的词 ”原住民“)说 ”今后,这儿就是你们的地儿了。你们可以自治。
可是,要干嘛都得听我们的。“  于是, 有了 Hopi Nation。 于是,Hopi 族的人像牲口一样地被赶到了这个荒漠,自求多福了。  于是,”一国两治“ 滥觞于美国焉。
Hopi Nation 的人都很和善。但是,只要是有人家的地方,都树立了標示 ”欢迎! 但是一定要尊重我们。 绝对不可照相,录影,录音,描绘,和任何方式的记录。“
当地人的生活太苦了。 他们生活的再苦,也不要接納对他们言语行动轻佻的外来人。 外来的人不可以记录他们的贫穷困苦。 他们的孩子不伸手跟人要钱,要糖。
他们是庄严的 Hopi 族人。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Hopi Nation 有两条由美国修建的公路。大土佬儿在 Hopi Nation 的沙漠和荒原里开了一天的车,找到了一位响导。 我的响导是一位老奶奶。 她有五位子女,十九位
孙辈,和一辆大皮卡 pickup 车。 Hopi 族是母系家族。 当地的妇女能顶大半边天。老奶奶开车带我去了一个遥远,完全没有路标,不为外人知道的地方。我的四轮
驱动 SUV 无法开到那个地方。 只有特大轮胎,底盘高,马力特强,四轮驱动的专供在很陡的石头和松土的行驶的皮卡 pickup 车才开得进去。否则只能骑马去了。
我们从公路转入一条无名土路,开了十几英里,然后经过崎岖的迴旋下坡,最后到达这个宽约一英里的河谷。这个地方是 Hopi 族的祖传秘密圣地。没有响导,根本
找不到入口。即使找到了入口,一般的四轮驱动 SUV 车子也会轻易地陷进土路里。在荒原和沙漠里,没有电话手机的电讯。无法呼救。车上带来的水喝完了,车上
的电用完了,人也就完了。 要想步行出来,可能半路就喂了狼。 这片荒原盛产响尾蛇。 最近的医务所在 150 英里外。要是让蛇咬了,等死吧。 我穿了长统皮靴,
就是防蛇咬。

美国西南部的大山里有许多红岩。 据说,红岩的主要成份是二氧化硅。 从古至今,这个地区的地壳常破裂,流出熔融的岩浆。 有的岩浆含的铁和钼多些。岩浆冷却,
风化之后,释出了所含的铁质。铁质氧化了,成了红色的铁锈。铁锈染上了风化掉的岩石,粘上了二氧化硅的砂粒,就成了红砂。红砂再经过几千万年的沉积,挤压,
又成了岩石了。 经过千万年渗入岩石的酸雨(碳酸和亚硫酸)的还原作用,岩石里的铁锈失掉了红色,岩石的里面成了灰白色了。 岩石表面的铁质,经过不断地
氧化,又带了铁锈的红色。氧化的时间越久,红的颜色越深。在砂子沉积的过程当中,有时沉积的是染了铁锈的红砂,有时沉积的是未经铁锈染上的白砂。 于是,
如此造成的岩石就有一层红色,一层灰白色的层理了。

然而,Hopi Nation 这个河谷里的红岩跟别处的红岩很不相同。 它的表面还有一些很奇怪的白色纹路。纹路巨大,非人类可能为之。有些巨石上的白色纹路像是奇异的
文字。 因此,我为这玩艺儿取了 " 红岩天书 " 的名字。 这么些年以来,我深入了至少十个北美洲土着的 Nations 探访他们的岩刻画和岩绘画。 在红岩天书这个地区,
没有看到过一个岩画。 如果 " 红岩天书 " 是人类所为,此地应该还有一些人类制作的岩画才对。

这些红岩在什么时候,遇到了什么外力或者内力,显露出巨岩里面的白色? 我有过好几个假说 hypotheses,却又都推翻了这些假说了。 想破了头,进展不大。
最近我臆测,这里的红岩是染了铁锈的石膏(硫酸钙)岩,而不是地质学家们对美国西南高原上红岩的说法 “二氧化硅的岩石”。

离这里不太远,美国新墨西哥州南方有 710 平方公里的石膏地区。 从地下喷出的二氧化硫,遇到水,成了亚硫酸。碳酸钙的石灰岩遇到了亚硫酸就成了亚硫酸钙,
再经氧化就成了硫酸钙(石膏)了。那里的大石膏硬块经过朝朝暮暮,月月年年,世世代代,多少地质年代里的二叠纪,三叠纪,侏罗纪,新生纪,、、、、、
风化成石膏的沙漠了。 现在那里的石膏沙漠成了 White Sand National Park 了。 我去过两次。 有生之年还要再去几次。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2-Summer/2013/whitesand1.html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2-Summer/2014/WhiteSand1.html

仁人君子有高见的,尚祈教我。 (别提是老犹的上帝耶和华干的。 我认得希伯来文的字母。 红岩天书,没老耶的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