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 (沙丘鹤 Sand Hill Crane) 第一页
美国 Nebraska 州有个叫 Sand Hill 的地方。这个地方是美国地理的正中心。每年的三月中旬到四月初,有 50 万只黄鹤从美国南方的几个州和墨西哥
汇集到 Sand Hill 地区的 Platte River 两、三个星期,然后乘着南风,飞到加拿大北部,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交朋友,产卵,孵小鹤,过一个美好的
夏季。到了秋天,它们又飞回美国的南方几个州和墨西哥避寒。年复一年,世世代代如此。  因为每年三月有 50 万只黄鹤聚集在 Sand Hill,美国人就
管这些黄鹤称之为沙丘鹤 Sand Hill Crane。 冬天,它们的羽毛是灰褐色的。春、夏季,它们褪掉冬羽,长出黄褐色的羽毛,所以称之为黄鹤。

无论是侯鸟还是季节性迁徙的哺乳动物,都有偶尔飞丢了,走丢了的情况。 这,没什么奇怪的。 您我车上的 GPS 不也有带错路的时候吗? 飞错了,
的鸟叫作迷鸟 vagrants。 我们的第十对脑神经,迷走神经叫作 vagus nerves。 英文里的 “不清楚,隐晦” 叫作 "vague"。 咱们学习的时候得一学就是
一串才有效率。在欧洲和中国大陆都能偶尔见到黄鹤(沙丘鹤)的迷鸟。今年(2015 年)一月里,小土佬儿和我在台湾的野柳和基隆田里都看到过
迷途的黄鹤(沙丘鹤)。今年(2015 年)五月里,我在怀俄明州的高原上也拍摄到一只迷途黄鹤。今年(2015 年)四月初,我在 Sand Hill 看到的
那两万只黄鹤已飞回阿拉斯加了。

鹤科,鹤属里有 13 个品种。我们中国有其中的 9 个品种,即丹顶鹤、灰鹤、蓑羽鹤、白鹤、白枕鹤、白头鹤、黑颈鹤、赤颈鹤、沙丘鹤。其中最为
著名的是丹顶鹤,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的是灰鹤,个体最大的是黑颈鹤,最小的是蓑羽鹤,最少见的是沙丘鹤(黄鹤)。  中国的 9 种鹤里,只有沙丘鹤
在繁殖期是土黄色。 在生物学家还没有为这些鹤分门别类之前,中国人根本不晓得有个美洲新大陆,当然也不晓得 Nebraska 的 Sand Hill 沙丘地区,
只会自然而然地称这种鹤为黄鹤。 当前大陆的生物学专家学者权威还没有回过神,没有弄清楚洋人书上提起的 Sand Hill Crane 就是古人说的黄鹤。
这些专家把 Sand Hill Crane 翻译成 “褐鹤” 了。 显然他们还没有见过五、六、七月繁殖期黄色羽毛的黄鹤了。

古代国人见过在中国相当稀有的迷途黄鹤。迷途的黄鹤回西伯利亚的老家之后,第二年就学乖了,跟着大队迁徙,不再迷途了。所以,国人见过一次
迷途黄鹤就很了不得了,再度见到黄鹤的机会更小了。

以罕见的黄鹤,古人编造了一些神话故事。 南朝梁(502年—557年)·任昉《述异记》:“荀瓌憩江夏黄鹤楼上,望西南有物飘然降自云汉,乃驾鹤之
宾也。宾主欢对辞去,跨鹤腾空,眇然烟灭。”    可见,黄鹤楼在梁朝即有之。江夏即后来的武昌,汉口,汉阳一带。 《述异记》跟 《封神榜》,
《旧约圣经》,之类都是虚构的故事。 不可当真。 梁朝之后是陈朝。 陈朝之后是隋朝。 隋朝之后是唐朝。

唐·崔颢用了《述异记》里 的典故,写了《黄鹤楼》一诗。  
http://www.tulaoer.org/1-Poems/3-Fall/F089.html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杳如黄鹤” 的成语典故,在于《述异记》里的 “跨鹤腾空,眇然烟灭。”  和 《黄鹤楼》里的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提到黄鹤和黄鹤楼的诗词多得很。例如:

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 》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 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http://www.tulaoer.org/1-Poems/1-Spring/SP077.html

李白《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从此,“江城”便成为武汉的别称。

李白《蜀道难》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贾岛《黄鹤楼》
高槛危檐势若飞, 孤云野水共依依。 青山万古长如旧, 黄鹤何年去不归?
岸映西州城半出, 烟生南浦树将微。 定知羽客无因见, 空使含情对落晖!

宋之问
汉广不分天,舟行杳若仙。清江度暖日,黄鹤弄晴烟。

岳飞
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跨黄鹤。

陆游
苍龙阙角归何晚,黄鹤楼中醉不知。汉江交流波渺渺,晋唐遗迹草离离。

范成大
谁家笛里弄中秋,黄鹤归来识旧游。汉树有情横北斗,蜀江无语抱南楼。

刘禹锡
梦觉疑连榻,舟行忽千里。不见黄鹤楼,寒沙雪相似。

王维
城下沧浪水,江边黄鹤楼。朱阑将粉堞,江水映悠悠。


各位同学!将来咱们咯屁了,驾鹤西归道山,千万要挑那黄鹤。 要是您驾错了鹤,它会带您上哪儿,就没准儿了。 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