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马  (Equus ferus caballus) Mustang 1
大土佬儿在一望无边的怀俄明州高原上看到远处一队六匹像风一样飞驰的马。 把油门踩到底,我让自己在笔直的怀俄明州的公路上跟着这几匹马。
过了一阵子,它们跑到了一个水塘,停下来喝水。 此时,水塘周围已经聚集了五十几匹马了。 我下了车,架起了望远镜照相设备,开始拍照。

水塘的二,三十英里范围之内,没有电线杆,没有人家。 我推论这些是野马。 从它们完全自在的样子,我觉得它们不是被人驯服了,放在野地里牧养的马。
从望远镜里,我见到 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BLM) 用 Freeze Brand 方法印在两匹雄马身上的记号。
http://en.wikipedia.org/wiki/Freeze_brand
毫无疑问,这是一群美国政府已经列入统计的野马了。 http://en.wikipedia.org/wiki/Mustang

在水塘旁边,有喝水的野马。 水塘的烂泥里,有打滚的野马。 地上,有躺着晒太阳的野马。 草原上,有谈恋爱的野马。 过了一会儿,有过来夺爱的野马。
所幸,侵略者反而被打跑了。 有找茬打架的野马。 有吃着奶的小野马。 有奔跑的野马。 有低头吃草的野马。 有站着发愣的野马。 我观察了它们大约一个小时。
後来,它们三,五成群地离开了水塘,分散到远处吃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