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南红土高原之春
岩壁上的故事 (1 of 4)
美国西南的 Navajo Nation 这一带高原上到处都是红色的砂岩和砂土。这里的红色,来自岩石和土壤里的三氧化二铁。含了
碳酸或者其它酸的水渗入了岩石之后能把岩石里的氧化铁还原了,溶解了。在水离开岩石的时候,还能把铁带到岩石的表
面。岩石表面的铁再遇到含氧气的水分就又变成了红色的氧化铁了。这样的程序连着进行了几千年,几万年。岩石表面的红
色就越来越深,甚至于近乎黑色了。要是表层的岩石剥落了,底下新曝露的岩石是浅色的。要再过几千年,甚至于几万年才
能变成深红褐色或者近乎黑色。

美国的考古学家认为在 1000 BC  到 AD 500 之间,北美洲西南高原的土著会编织篮子,制作瓦器了。他们管这个时期叫作
Formative Stage。 在 Formative Stage, 这里的土著民智渐开,喜欢上记录族里的大事了。在还没有发明文字之前怎么记载
历史呢? 好办! 把大事刻画在岩石上不就成了吗? 在犹他州 Moab 城周围的几十里有许多 Formative Stage 美洲土著留
在岩石上的刻画 petroglyphs。大土佬儿在 Scenic Byway 279 上就遇到了一处有趣的刻画。

Scenic Byway 279 是沿着 Red River 的一条小路。路的一边是红河,另一边是高度一百五十英尺左右的岩壁。直上直下。
一路上有好几拨洋人停了车,掏出了攀岩的设备,要爬这些岩壁。洋人活腻了,作[发音zuo1]!我懒得理他们。吸引我的是
两、三千年前留在这里岩壁上的刻画。

这几十里的 Byway 279上,到处的岩壁都有剥离了一大半的岩片。看来欲坠的岩片,往往比一辆汽车还大好几倍。谁知道
它们什么时候会掉下来呢? 经过这些岩壁,心里真是很不踏实。

这处的岩画离地面高达 25 -30 英尺。从现存的岩画看来,应该有一部分的岩画已经在几百、几千年以前随着岩片剥落了。
徒手攀岩到这么高的地方作画的难度实在太大了。搭了梯子上来作画倒是很可能的。岩画上有围起来捕兽的栏杆。也有一些
类似梯子的图像。有了用树皮或者兽皮绑住捕兽的栏杆的技术,就不难制造梯子了。对吧? 另外的一个可能是这些土著历史
学家和艺术家是从岩顶藉着绳子缒下来刻画的。岩画上多处画了绳子以及用绳索套猎物的场面。就跟现代美国牧牛郎用绳索
套牛和野马一样。人有了绳子,什么事干不了?

你该问了,『为什么跟自己过不去?在低处刻画不好吗?』。是啊!在低处刻画省事得多。要子孙后代欣赏的时候就跟看壁
报一样。多方便啊! 可是,自己的丰功伟业就刻在这么低的石壁上,不太委屈了吗?要是那天来了一个 punk,一举喷漆罐
,吱吱喷上一些纽约墙上常见的那种涂鸦怪字,不就糟了? 要是来了一个 punk 凿掉了我的标记,凿上他自己的标己,那么
后人就以为这些猎物是他打来的了。与其老耽那个心,不如把画刻在高处吧。刻高了,益彰其功,益显其德,岂不懿哉!

从风化的程度看来,这处的岩画是不同的年代由不同的土著历史学家刻上的。主题都是解决民生问题里的『吃』。他们懂得
使用渔网和渔叉了。但是,这一大块记功碑上主要记载的还是打猎。猎到了这么多野兽,有得吃了,有兽皮可穿了,有材料
制作许多种器具了,能不兴奋得哆嗦吗? 哆嗦,就手舞足蹈吧。伊伊啊啊地瞎唱,瞎叫唤吧。大规模的打猎是集体的功劳,
人人有份。大家手牵着手跳舞吧,把心里乐得哆嗦的那份感觉跳出来吧。嘿~~~ 伊啊~~~ !  嘿~~~ 伊啊~~~ !  大土佬儿不会
跳舞,就是因为我没有他们那么原始。嘿~~~ 伊啊~~~~ ! 您跳舞么?呵!呵!

先看看他们都猎到了些什么吧。有美洲长角鹿 Elk, 骡鹿 mule deer, 现在已经绝迹的长角山羊。岩画上有许多猎人戴着装饰
着北美洲野牛 Bison 犄角的帽子,他们肯定也猎到了野牛。奇怪的是这里的岩画上竟然没有野牛的图像。莫非刻画了猎野牛
的那部分已经剥落到地上了?

猎人身边有一些像狗的图像。大约这个时期的美洲土著已经把野狼驯化成家犬了。有带着狼性的猎狗帮着打猎,可以省了猎
人不少劲儿吧。记功碑上不能没有这些人类最忠实的朋友。这些土著很有良心,不像你的顶头上司吧?你把小命都豁出去了
为公司加班干活儿,还得昼夜耽心被 Lay-Off。 TNND!什么世道啊!
这个岩壁的最下 25-30 英尺的部分颜色较淡。这是原来的岩片剥落了。它的颜色浅于存留在上方深棕红色岩片上刻画的
颜色。这表示这里岩片的剥落是有了刻画之后好几百年或者几千年的事。 从留存在岩壁上的刻画可以看出已经剥落的岩
片上还应该有一些刻画。可惜的是早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