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南红土高原之春
花与树
这儿的风大。大土佬儿每次下车之前都要把脑袋拧紧。否则一下车,就得在红土高原上满地追让风吹掉了的脑袋。
这儿的天旱。年雨量只有一英寸。这儿的太阳晒得厉害。大土佬儿在这儿勾留了几天之后,一伸手,又黑又皱,
跟猴掌没两样了。一照镜子,又黑又瘦,尖嘴猴腮。见镜里的我,耳朵里有光一闪而过。猴掌一掏,原来是绣花针
一支。向风一抖,口念『大、大、大…』,绣花针竟然见风就长,恢复成我从前惯用的金箍棒了。喜不自胜。

能把我变回大圣的气候,对这儿的植物也有明确的影响。别处的品种到了这里几乎都演化成了匍伏在石缝里或者砂
砾上的矮株品种了。
1 of 9
火焰草 Paintbrush (品种不详)
仙人掌(品种不详)
别怪这儿的仙人掌上面长满了刺。要是大土佬儿也能开这么美丽的花,没准儿身上会长满了刀枪剑戟扁钻匕首狼牙棒。
要不,怎么对付你们这些采花大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