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帕拉契山之春
水色
2 of 4
水边有一个名叫 Narcissus 的希腊美男子。他爱慕着自己在水里的倒影。他不吃、不喝、不拉,净看着自己的倒影。
终于,他哿屁了。死后,他就化成长在水边的洋水仙花了。洋人又管 Narcissus 叫作 Daffodil 。

Narcissus 年年来阿帕拉契山里的水边。他年年饿死在水边。这儿的水边年年长出他化成的 Daffodil 洋水仙。  
你到了水边喊一声 'Narcissus, 我又来看你了。'。  管保让他高兴地随风摇摆不停。 下次你试试。
春天,阿帕拉契山的溪流旁边也常长些天门冬科普希金草属的植物。 它的名字是记念俄国化学家和植物学家 Apollos
Apollosovich Mussin-Pushkin 而订的。
在山溪旁边最早报春的还有番红花 crocus 。
雪花莲 (Snow Drop,  Galanthus nivalis) 是春天最早开的花。它比番红花还早开几天。
它是石蒜科雪花莲属的植物, 又名雪铃花和铃兰水仙。
春天刚开始。湖冰解冻了一些。洋鸳鸯、环颈鸭、白帽潜鸭、秋沙鸭、镜冠秋沙鸭、、、 都陆续从南方飞回来了。
它们在此间休息几天之后,还要继续飞返加拿大和北极的冻原。初春,能在这儿看到它们是缘份。
天再暖些,湖冰全融化了,哑天鹅也从南方飞回来了。 啊! 阿帕拉契的春水!
天再暖些,山里的春湖就更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