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殿前的遐思
我趺坐在突厥国西南部名城 Pamukkale 的 Hierapolis (holy city) 的废墟上。 晚霞渐渐地淡了。凉风习习地吹着。 我的思绪,冉冉地飘向上古。

我在祀奉太阳神 Apollo 的庙的遗址前。 Apollo 是 Leto 和希腊众神之首 Zeus 的儿子。 从前,地中海周围的居民爱在地壳常发生变化的地方盖个太阳神的庙,
用来镇山之用。 咱们中国不也在到处立了『石敢当』吗? 所不同者,太阳神庙是用大石块盖成的。 盖得高大宏伟,所以比几块石头磊成的石敢当不经震。
震垮了,人再盖。 盖了,再震垮。 人在没辄儿的时候,总有办法创造出『神』来帮忙。 『神』不灵的时候,,,,,啊! 没那事儿!  神没有不灵的时候!

两千三百年前,这儿的罗马人发现了太阳神庙前有一个地洞。 进了这个地洞探险的人多数就留在洞里再也没出来了。 去搭救的人也少有活着出来的。 罗马和
希腊人的阎罗王就叫作 Pluto。 他管的是阴间里的死人。 他的派出所辖区在地下。 有的中国人又叫他『冥王』。 冥王地头的洋名字就叫作 Plutonium。于是,
这儿的人就叫这个地洞 Plutonium Cave 森罗殿口。 别净说别人迷信。 就算是你,没准也会怀疑这个洞直通阎罗王的森罗殿呢。 要不,为什么人下去了就再
也出不来了呢? 古时候,太阳神庙里被阉过的某些洋僧下过这个地洞,他们能活着出来。 这儿的人以为这些洋僧有特异功能,于是崇拜有加。洋僧也卖些
小鸟给胆子大的人。 这些人带了小鸟下地洞,一见小鸟不对劲儿了,赶紧回头逃出洞口。 这一招倒也救了一些人的性命。 这些洋僧能解签。 凡事都托说是
阎罗王 Pluto 的意旨。 唬得善男信女们一愣一愣地。 庙里的收入也就托了阎罗王的福了。 在东罗马(拜占庭)时代,单神教的基督徒不许别人迷信。 摧毁了
许多希腊和罗马众神教的神殿。 他们还用大石头堵住了这儿阎王的森罗殿口。 太阳神殿里的洋僧没了收入,只好另谋生计,作猢狲散了。

介绍这个森罗殿口的资料说 Plutonium Cave 充满了二氧化碳。 进来这儿的人往往被高浓度的二氧化碳弄得窒息而死。 起初我觉得奇怪。 我知道煤矿里有甲烷
(沼气)能要人的命。 我也知道石油矿里带着天然煤气的丙烷、丁烷、之类的东西,也能要人的命。 可是,什么地层里能有那么浓的二氧化碳呢?  想着、
想着、天要黑了。 微风带来火山地区常有的硫化物的臭味。 对了!这儿高热的地下,把硫黄氧化成二氧化硫了。 二氧化硫遇到地下的水份就成了亚硫酸。
这儿是石灰岩的地层。 石灰岩的碳酸钙遇到了亚硫酸就进行复分解,产生亚硫酸钙,水,和二氧化碳。 无臭无味的二氧化碳灭得了大火。 它在阎王殿上当个
差,勾来个把人到阴曹就不足为奇了。

我的思绪,又飘向 1940 年的美国了。 加州伯克莱大学的 Drs. Glenn T. Seaborg, Edwin M. McMillian 等教授用重水里氘的原子核在加速器里撞击铀,得到了
Naptunium-238(这个名字是依太阳系里的海王星Naptune 而起的。) 两天之后,他们发现 Naptunium-238 没了。 这个刚制成的元素在两天后蜕变成了一个
不同的新元素了。 Dr. McMillian 就用太阳系里的冥王星 Pluto 来命名它为Plutonium。

别看这些大教授穿着大礼服在斯德哥尔摩领诺贝尔奖或是在大课堂里讲课的时候那么道貌岸然,平时他们在实验室跟同事好友一起的时候,讲起话来也跟大土
佬儿一样,挺『工、农、兵』的。 他们轻松地管刚发现的新元素叫作『那个什么、什么、shit』。 这你就明白 Dr. Seaborg 把 Plutonium 的化学符号命名为
“Pu”有多得意了。 多年之后,圈子外的科学家们才晓得为什么 Dr. Seaborg 一提起 “Pu” 脸上就带着诡笑。 “Pu” 发的是 “Poo” 的音嘛。

Plutonium 这个名字起得太贴切了。 用中子撞击它,它会释出自己的中子。 它释出的中子撞击了旁边的 Plutonium,被撞击的又会释放出中子。 如是,就成了
很快的连锁反应。 反应的过程中释放出大量的能量。 原子弹就这么炸了。 Plutonium 可不是要多少人的命的森罗殿么?

我散漫的思绪又飘向别的淘气科学家了。

在物理学里,粒子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叫作 fermions,另一类叫作 bosons。 在 fermions 之间有了『力』,它们就叫作 bosons。 Fermions 又分 leptons 和
quarks 两大类。 Leptons 里有 electron, muron, tauon, 和其它三种小粒子。 Quarks 里也有六种粒子。 质子和中子各由三个 quarks 组合而成。 其它不稳定的
粒子是由二到三个 quarks 组合而成。

“Quark “ 这个名称是诺贝尔奖得主,物理学家 Murray Gell-Mann 起的。 这个名称来自 James Joyce  写的 Finnegans Wake  里的戏词 “Three quarks for
Muster Mark!” 。  Joyce  熟谙德文。 在德文里,quark 是 cottage cheese (curd)  的意思。 『给马克老爷三块白乳酪。』是什么意思呢? 啊!可太有意思了。
这句戏词是盘旋在马克老爷头上的三只海鸥说的。 海鸥要教训混蛋的马克老爷,准备瞄准了马克,拉三泡 curd。  别急! 我就知道你是个文雅人,没看懂。
Curd 就是 Turd 的谐音。 那么 Turd  又是什么好东西呢?  哎!你连 Turd  就是 Shit 都不懂?  If you don’t know shit,我看你今生没指望得物理学的诺贝尔奖
了。

天更黑了。我得回旅馆了。
太阳神的神殿旁边有这么一个不停喷着毒气的 Plutonium Cave 阎王洞。洞里面就是阎罗王的森罗殿。不信,你就进去看看。
两千年前,好些进了洞的人都没有活着出来。后来人用大石头把洞堵死了。好几百年前,这里的人用大石砖把这个洞口砌住了,
只留了一个小方洞让毒气排出。我把头伸进洞口,只看见洞里有一些大石头,估计是两千年前人扔进去的。洞里有呼呼的风声。
二氧化硫的热风迎面吹来。 洞上有个神龕,让人在里面点腊烛,求阎王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