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土佬儿的夜生活
一共三页
三页之一
在第十三世纪(元朝),奥图曼帝国的一位叫作 Jalal ad-Din Muhammad Balkhi-Rumi 的诗人和神学家在老家 Konya 的市场溜哒。 走着走着,他听见金铺里
小徒弟敲打金子,制作金箔的声音。 啪,啪, --- 啪,啪,啪。 这声音要是进了我那位大学里最爱跳舞的同学的耳朵里,就成了『恰,恰,--- 恰,恰,恰』
了。 那时候,时髦的台湾大学生爱学美国佬跳恰恰舞。 可是这个拍击节奏进了 Rumi 的耳朵之后,就成了 "la elaha ella'llah"  ( "no god, but God",
『没有别的神,只有一个真神。』)。  Rumi  听着,听着,心中感动,产生极乐。  啊!上帝阿拉是真主! 他高兴地伸出双臂,身子打转,跳起舞来。
你看看,人的天份禀赋有多么不同啊!

Rumi 和他的徒众从此就以这样打转的舞蹈当他们的 dhikr (想念真神阿拉)的方式。 在他死后(1273 A.D.),他的徒弟在伊斯兰教的 Sufi 教派之下,成立
了 Mevleve  (Mevlevilik) 支派。 这个支派的打转的仪式叫作 sema。  藉着 sema, 人的灵魂和意识上升,经过正道,求得了完美的真理(上帝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犹太人也信奉的那个上帝。)。 从而,个人也就完美了。  Rumi 说过:『人到了圣地麦加,亲近了上帝阿拉,就清真  (Ka’aba) 了。 同样的,你作
sema 的时候,也亲近了上帝阿拉,也达到了清真。』。  现在的人管这种转圈的 dhikr  叫作 Whirling dirvish。

毛泽东见了马克思,就留在那儿了,没回来过。 国民党人见了孙中山,也留下来了。 基督徒里,有谁真的喜欢『蒙主恩召』的?  那个人不是想尽了方法,
生怕见了他的上帝? 还是 sema 实惠。 转转圈子,灵魂和思维就上了天见上帝了。 踩了闸,慢下来了,人就在回程了。 停了,不转了,灵魂归位,又回到
地上了。  大土佬儿就喜欢这样『可逆性』的见上帝的方式。 要信教就得挑个副作用小的信。 见了上帝之后,不让人回来的宗教,太霸道了些!  你就别考虑
了。 切切!

Sema 仪式是很严谨的。 参与的全是男人。 舞者 dervishes, semazens 身着白色长袍(代表死亡),被着黑色披风(代表坟墓),
头戴棕色无边高帽 (kûlah),
代表回教的墓碑
。 这个仪式分为起、承、转、合、四部分。

起  Naat and Taksim以歌颂先知穆罕默德为开始。 以吹芦笛为结束。

承 Devr-i Veled 舞者相互鞠躬行礼。 这个动作代表舞者们体会到神的气息已经吹到他们各人的身上了,因此鞠躬致敬。 然后,舞者跪下念一段古兰经。
然后,脱掉黑披风。

转 The Four Selams三个舞者代表了月亮,绕着在中间代表着太阳的第四个舞者转。 代表月亮的舞者除了公转之外,跟代表太阳的舞者一样还自转。
舞者都是以左腿为轴,右腿划地,反时钟方向自转。 同时,他们的左掌朝天,右掌朝地。 这部分有四段,代表了每个信徒的心灵经过的四个旅程:  
1. 认识了上帝。  2. 认识了自己存在于上帝的圆满宇宙。  3. 全然地接受、投入以上的认识而得到的极乐。  4. 在第四舞者也跟前三者一起转圈的时候,
代表了由神圣的圆满结合而产生的安宁与平静。 四段都完了,再奏芦笛。

合 Concluding Prayer 念一段古兰经,然后当太阳的舞者祈祷一番。 又回到人世了。  礼成。

舞者,观者,皆『大欢喜』。
Whirling Dervish
我就知道有人好奇,想知道大土佬儿在突厥的夜生活。 好吧! 告诉你们吧。
回教徒的墓碑
Sema 舞者的高帽子就是代表着墓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