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罗马(拜占庭)帝国
谈到罗马帝国就不能不提到立国的那 Romulus 和 Remus 两兄弟。 他们的爷爷 Numitor 是 Albalonga 的王。 他们的母亲 Rhea Silvia,是一位灶神 (Goddess
of Hearth)。 灶神的职务是不让灶里的火灭了。 那时候,要是火灭了,还得重新钻木取火,多麻烦呐。 一天战神 Mars 把 Rhea Silvia 强暴了。 Rhea Silvia 就
这么倒霉,居然怀了孕,而且一生就生了俩儿。 战神 Mars 的妻子是女战神 Bellona (巾帼不让须眉吧!)。  而 Mars 的情人是爱神维娜斯 Venus。 維娜斯
是火神 Vulcan 的妻子。  Vulcan 是管火山 volcano 的。 瞧瞧,这故事比琼瑶的言情小说还 juicy 吧?

一天,Romulus 和 Remus 两兄弟的叔爷爷 Amulius 篡了他们爷爷 Numitor 的王位。 Amulius 为了杜绝后患,把 Romulus 和 Remus 扔进河里,要淹死他们。
没想到一只母狼救起了小兄弟俩,喂他们奶吃,把他们养大了。 后来,兄弟俩把王位从叔爷爷手里夺了回来,交还爷爷 Numitor。 兄弟俩在老家北方三十里处
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 为了争谁当国家领导人,Romulus 杀了 Remus。 新国家就用 Romulus 的名字叫 『罗马』Roma。

在第三世纪(咱们的魏、蜀、吴、三国时期),罗马帝国由於外族 [西班牙,高卢(法国),英国,和其他小族] 入侵,内部斗争,和经济困窘,国力日下。
罗马在行政上的重要性也逐渐减弱。 康士坦丁大帝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西岸的小城『拜占庭 Byzantium 』上盖了新首都。 新首都就叫『康士坦丁堡』
Constantinople,今名『伊士坦堡』 Istanbul。 康士坦丁大帝控制住的这一大片欧、亚、非、地区就叫做『东罗马帝国』。 因为它的首都建在从前的拜占庭
Byzantium 小城之上,历史学者又叫它『拜占庭帝国』。

从前罗马帝国一逮到基督教徒就往十字架上钉。 钉着钉着把国运都快钉没了。 康士坦丁大帝用历史的望远镜一看,惊呼 ”Holy Shit! 再干这些伤天害理的缺德
事情,就要跟台湾的国民党一样的下场了。”。  于是,开放党禁。噢,说错了,开放教禁,不再用十字架钉基督徒了。 从此洗面革心,励精图治,奠定了东罗
马帝国(拜占庭帝国)长达 1123 年的基础。

罗马帝国不只不再禁基督教了,还对基督教特别优待。 康士坦丁大帝在临终前还受了洗,也当了基督徒。 世界末日的时候,不管活的、死的全要到天堂的大门
前报到。 圣彼得在珍珠门前掰手指头和脚趾头,二一添作五,三下五除二,算算每个人一辈子干了些什么事。 好人进天堂,坏人下地狱。 受了洗的基督徒就
像参加台湾大学专科联合入学考试的侨生 (包括了假侨生马膺酒氏)一样,享受加分特权的。 你说说,康士坦丁他敢不受洗吗?

在第三、四世纪,东罗马帝国的日子比西罗马帝国的日子好过多了。『钱多好办事』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东罗马帝国地处欧亚交通要道。 经过丝路往来的货物
都让东罗马帝国抽了税了。 水过田湿,能不阔气吗? 有了钱,打仗就雇外国佣兵,省了自己人的性命。 有了钱,就把城墙加厚加高,让敌人打不进来。
为了省掉打仗的麻烦,给些钱也能打发掉敌人了。 为了对付匈奴帝国的阿提拉 Atila 大帝的骚扰,东罗马帝国的 Theodosius 大帝就给了 Atila 大约 300 公斤的
金子。 Theodosius 大帝也善待跟匈奴及其它外族贸易的康士坦丁堡的商人。 在第五世纪,匈奴人干脆到东罗马帝国领了制服当了佣兵。 而西罗马帝国在 476
年(我们的南北朝)灭亡。


到了 527 年,Justinian 一世大帝继位。 在 532 年康士坦丁堡里爆发了政变。 制服了反抗之后,Justinian 一世大帝诛杀了三万人。 这么一杀,康士坦丁堡里
的人就剩得不多了。 然后他跟波斯签订和平条约,每年进贡大量金钱物资给波斯,先稳住这个东邻。 次年他派军队从 Vandals 手里收复了北非。(Vandals 是
原来在今日德国东部的野蛮民族。 他们摧毁了西罗马帝国。 所到之处,大肆破坏。 后来的 vandalism, vandalize, 等字就是由他们而来的。)他还在康士坦丁
堡建筑了至今仍然是举世闻名的大教堂 Hagia Sophia (Holy Wisdom) 。 以后的二十几年,Justinian 一世大帝在现在的意大利的各地跟 Vandles 打了许多仗,
收复了罗马。 在这一段时期,东罗马帝国跟波斯帝国的和平条约只是一张废纸,他们没完没了地打仗。 到了561 年,他们又签订了一个 50 年和平条约。 是谁
哄谁呢? 以后的90 年东罗马帝国就在自相残杀和跟波斯的冲突中过掉了。 到了650 年,东罗马帝国和波斯帝国均已精疲力尽,阿拉伯人不是傻子,一有机会
就过来打东罗马帝国,占领他们的城池和土地。 这一打,又是好几百年。 东罗马帝国在陆上输的次数多。 在海战他们用了掷焰器 (Greek fire) 大烧敌船,
占了优势,赢的次数多。东罗马的掷焰器在当时是高科技武器。 他们把硫黄,硝粉,生石灰,混在稀的沥青里,点了火,喷到敌船上。 喷到那儿那儿就着火,
浇水都救不了。 烧掉了许多阿拉伯的兵船。 神吧? 这一带地区的许多地方有石油冒出地面。 刚冒出来的石油是稀的,过了些时候能挥发的成份挥发掉了,
剩下的就是粘嗒嗒的沥青。 阿拉伯人和地中海地区的人用沥青糊在船壳的缝里防漏水。 会用沥青掷焰器的只有东罗马帝国。

以后东罗马帝国的几个皇帝都净顾着敛财和享乐,荒废了武备。 国势就衰退下去了。 丢了好些国土和城市。  到了 1095 年(北宋),东罗马的皇帝 Alexios
派人跟教宗求援,说是要没西方国家的帮助,他的基督徒人民就得继续被信奉回教的穆斯林统治了。 你说说,这小子有出息吧? 自古以来,教宗一直是个政治
的动物。 见机不可失,一则可以巩固自己的势力,又可以充实自己的财库,马上召开西欧各国大会。 他要来开会的各国代表们带着军队,在基督教的十字旗帜
之下来一次武装朝圣,从回教徒手里收复耶路撒冷和东罗马的土地。 西欧各国的反应热烈极了,都巴不得来这么一次武装大远足。

在康士坦丁堡的 Alexios 万万没有料到居然来了这么多西方军队,尤其让他不安的是主力军是恶名昭彰的诺曼 Normans 人(祖先来自高庐,诺曼第的人,远祖
是维京海盗。)。他赶紧跟十字军签订了一个合同。 十字军得帮他收复往耶路撒冷的路上的每个被突厥人占领的城市和所有的土地,而他答应提供粮草,响导
服务,以及护送十字军的军队。 还有,最要紧的是『十字军不得抢他』。 十字军去拼命,他的军队管护送,想得美吧? 不,我猜他派的军队是要防着十字军
抢他的人民的。

十字军打到耶路撒冷了,把圣城抢个光。 在回程还是把东罗马帝国好好地掳掠了一番,满载而归。 这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高唱『我是基督精兵』的是
十字军嘛,你以为他们会比小布什总统和钱尼副总统好到那儿? 小布什那痞子在打伊拉克之前,不也自诩美国是十字军,结果惹得世界舆论大哗吗?

Alexio 的儿子 John II Komnenos  是一位体恤人民的难得明主。人民的生活好过些了,自然爱戴他,愿意为他效力。他一方面跟西方的神圣罗马帝国(位于现在
的德国一带)结盟,一方面展开跟东面突厥人以及其它『异教徒』民族的战争。 John II Komnenos 带了自己的军队和十字军的联军进攻耶路撒冷。 半路十字
军叛变。 军事行动失败。不久他就去世了。

John II Komnenos  的儿子 Manuel I Komnenos  继位之后发扬了好战精神,打遍了东、西、南、北邻国。 因为他的国势强盛,由罗马教宗发起的『第二次十字
军东征』经过他的国土攻打突厥人的时候,老实多了,没太敢再干奸淫掳掠的勾当了。 可是这一次的十字军不经打,让突厥人好好地治了,铩羽而归。

在 1189  (南宋),英国,法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的国王决定来个『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从欧洲大陆进攻耶路撒冷要经过东罗马帝国和它的首都康世坦丁
堡。 东罗马帝国非应酬应酬不可。 可是这时候的东罗马帝国还挺强盛的,老百姓不必在大军过境的时候把牛羊和老婆女儿藏起来。

十字军打了几次胜仗。打仗就是要掳掠,要不还打什么仗呢? 大土佬儿在国军服兵役的时候就常听打过仗的老兵说『炮声一响,黄金万两。』。 就是这个意
思。  三个带兵的国王为了对掳掠来的财物分赃不均,内哄。 英、法的国王一怒,不干了,拉了部队就往回走。 神圣罗马帝国的部队势力单薄了,打不下耶路
撒冷,只好跟占据耶路撒冷的叙利亚的萨拉丁 Saladin 大帝妥协。 萨拉丁大帝允许非武装的基督徒进耶路撒冷朝圣。 解除了武装还怎么奸淫掳掠? 『第三次
十字军东征』又失败了。

在 1198 年(南宋),新的教宗  Pope Innocent III  即位。 他以打回教徒为他在位的一等大事来办。 他号召西方基督教国家从攻打埃及着手,然后一路打到耶路
撒冷。 从欧洲打埃及非乘船不可。 十字军就跟威尼斯这个以航海贸易为生的『城邦』签订了造船合同。 这个订单大。 十字军要运 33,500 名十字军和 4,500
匹马。 十字军要一次登陆,所以不考虑让威尼斯分批交货。 看在订单是由教宗 Pope Innocent III 批准画押的份上,威尼斯一咬牙,接了。

推掉了所有的活儿,连外贸创汇也不干了,威尼斯举国上下,热火朝天地造了三年船,训练了上万的船员。 时间到了,十字军集结在威尼斯,要上船。 一看,
只来了12,000 名十字军。 大家都傻了眼。

合同上订的是 85,000 个银马克(一个马克是八盎斯。十字军的神圣罗马帝国位于现在的德国。德国在改用欧元之前,货币单位就是马克。)这 12,000 名十字
军把手表和 Blackberry 都当了也只凑了51,000 个银马克。 大家都很恼火。 这时候,一个被罢黜的东罗马王子跟十字军商量,只要十字军航行到康士坦丁堡帮
他推翻现任的皇帝,他即位之后就送十字军 200,000 个银马克,提供 10,000 人帮十字军打仗,派 500 骑士帮着守卫耶路撒冷,提供海军帮十字军运兵打
埃及,  还有把东方正教交给罗马天主教庭管辖。 小子从来没当过家,不知物力维艰,又落魄在外,所以在许愿上慷慨得很。

教宗 Pope Innocent III  知道了此事,表示了关心。 他写了几封信给十字军『要干坏事尽管在回教的地方干。 严禁在基督教的城里大肆烧杀掠夺,否则开除教
籍,死后也升不了天堂。』 十字军和威尼斯的军队没理教宗的茬,开除教籍就开除教籍。天堂的大门又不是你教宗管的。再说,你比我还贪,管得着我抢人钱
财吗?  到了康士坦丁堡又打、又杀、又抢、又放火。 进城之后发现当时的皇帝挟了国库里的钱早跑了。 那个失业的王子回到朝庭没法兑现给钱的诺言。 十字
军大怒。 于是烧了整个城,见人就杀,连修女都强奸了,把教堂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 为了这件事,东方正教对罗马天主教的仇恨,延续了八百年。

在 2001 年,天主教的教宗 Pope John Paul II  写信给雅典的东方正教的枢机主教 Christodoulos 表示对第四次十字军在康士坦丁堡犯下的滔天大罪忏悔。
信上写道 "It is tragic that the assailants, who set out to secure free access for Christians to the Holy Land, turned against their brothers in the faith. The fact
that they were Latin Christians fills Catholics with deep regret."   在 2004 年,康士坦丁堡教区的大主教 Bartholomew I 访问梵蒂岗的时候,教宗 John Paul II
说 "How can we not share, at a distance of eight centuries, the pain and disgust."    教宗这两次的表态,被公认为天主教向东方正教为第四次十字军的大屠杀
的道歉。

东罗马帝国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之后就更衰落了。没多久就被突厥人建立的奥图曼帝国取代了,结束了1123 年的王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