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牛津(博斯普鲁斯海峡) 的故事
一共六页
六页之一
"津"  是渡口的意思。 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 长沮、桀溺 不喜欢孔丘,没告诉子路在那儿能过河,还奚落了孔丘师徒一顿。

明朝的燕王朱隶原来的领地在「直沽」。 为了篡位,领兵渡河攻下了沧州。 然后一路打到了南京。 当上了皇帝之后,移都北京。 国号「永乐」。
永乐皇帝在他起兵渡河的地方建立兵营,叫「天津卫」。 即天子济渡处的兵营。 六百多年来,那里就叫 "天津"。

一千五百至一千一百年前,撒克森人住在现在英国的东南部。 当地的牛经常从泰晤士河的一个浅处涉水到对岸。 这个地方的撒克森名字就叫
“Oxenaforda”。
现代的英语里,这地方就叫 Oxford。它的意思就是 “Ford of the Ox”。  Ford ,是渡河之处,就是 "津"。  Oxford  是牛津的意思,
翻译成「牛福特」就闹笑话了。 Ford, Chrysler, Cadillac 都是西洋人的姓,就跟田边,川崎,松下,河野,岛津是东洋人的姓一样。

希腊神话里的众神之王 – 宙斯 Zeus 是一个爱跟许多小神仙谈恋爱、让小神仙怀孕的家伙。 有一段时间,他跟一位年轻美丽名叫「爱欧 Io」的

小神仙过从甚密,男欢女爱。 宙斯的元配 -  海拉 Hera 风闻此事,自是大怒。 于是玉臂一挥,送了千万只喜欢吸血的蚋蝇(gnats) 过去叮「爱欧」
姑娘。 爱欧姑娘大惊失色,自知捅了娄子,摇身一变,成了一只母牛,从现在欧洲这边的伊斯坦堡,跳入海里,游到亚洲这边的伊斯坦堡,再也
不敢回来了。 此后,希腊人就叫这个海峡 “Bosphorus”。 在希腊语里,Bosphorus 就是 “Ford of the Cow,母牛津” 的意思。 大土佬儿雇船绕了母牛
津一大圈,没见到爱欧姑娘,也没见到能游水的母牛。一般老中管这个地方叫「博斯普鲁斯海峡」。  这跟叫 Oxford 为「奥克斯福特」,叫「突厥」
为「土耳其」一样地不妥当。

商人,干的是 "贩有运无"  的营生。 在汉朝和唐朝,商人把中土的丝绸瓷器运到中亚,渡过了 「母牛津」,转卖到欧洲。 换回来什么呢? 玉。

用处不大的玉。 就从玉门关进出口。 汉唐期间,中国最西边的大门换了四次,都叫  玉门关。 最早的玉门关在阳关附近,然后在葫芦河(今瓜州
舒勒河双塔水库那儿)盖个玉门关,然后在悬壁长城附近盖个玉门关,最后在破城子盖个玉门关。 欧亚之间的「母牛津」和汉唐的四个玉门关
都是丝路上面极重要的地方。

母牛津是一个 700 公尺宽,30 公里长的水道。 它的北面连着黑海,南面连着 Marmara 海。 而 Marmara 海经过达达尼亚海峡 Dardanelles 连着

爱琴海。乌克兰的报废航空母舰瓦良格号就是从黑海拉着推着通过了母牛津,进入了爱琴海,运回大陆,最后成了辽宁号的。 本身没有动力的航母
要通过潮流复杂的母牛津,是极艰难的一件任务。 自古以来,母牛津就是欧亚之间的要道。 在 330 AD,康士坦丁大帝在母牛津旁边的拜占庭城市
上建立了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康士坦丁堡。 康士坦丁堡地处欧亚交通要道。 经过丝路往来的货物都让东罗马帝国抽了税了。 水过田湿,能不阔气吗?
有了钱,打仗就雇外国佣兵,省了自己人的性命。
有了钱,就把城墙加厚加高,让敌人打不进来。 为了省掉打仗的麻烦,给些钱也能打发掉敌人
了。 为了对付匈奴帝国的阿提拉 Atila 大帝的骚扰,东罗马的 Theodosius 大帝就给了 Atila 大约 300 公斤的金子。 Theodosius 大帝也善待跟匈奴及
其它外族贸易的康士坦丁堡的商人。 在第五世纪,匈奴人干脆渡过了母牛津,在东罗马帝国当了佣兵,领薪水。 这就有一点儿像红头阿三到上海

英租界当巡捕的意思。 

到了 1095 年(北宋),罗马的教宗召开西欧各国大会。 他要来开会的各国代表们带着军队,在基督教的十字旗帜之下来一次武装朝圣,从回教徒

手里抢下耶路撒冷。 西欧各国的反应热烈极了。 带着罗马教皇发给的「百无禁忌赦罪券」的十字军先破了 Ohrid 和 Skopje 两个世界上最早成立的
基督教城邦国家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3-Fall/2011/Balkan/0914/Crusaders.html 接着渡过了母牛津,到了耶路撒冷屠城,杀了许多
回教徒和犹太人。回程还是把母牛津旁边的基督教东罗马帝国好好地掳掠了一番,满载而归。 这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在 1189  (南宋),英国,法国,和神圣罗马帝国(在今日的德国一带)的三个国王决定来个『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从欧洲大陆进攻耶路撒冷

要渡过母牛津。 东罗马帝国非应酬应酬不可。 可是这时候的东罗马帝国还挺强盛的,老百姓不必在大军过境的时候把老婆和女儿藏起来。 过了些
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到了康士坦丁堡,烧了整个城,见人就杀,连修女都强奸了,把教堂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 为了这件事,东方基督教

对罗马天主教的仇恨,延续了八百年。

在 2001 年,天主教的教宗 Pope John Paul II  写信给雅典的东方基督教的枢机主教 Christodoulos 表示对第四次十字军在康士坦丁堡犯下的滔天大罪
忏悔。
信上写道 "It is tragic that the assailants, who set out to secure free access for Christians to the Holy Land, turned against their brothers in
the faith. The fact
that they were Latin Christians fills Catholics with deep regret."   在 2004 年,康士坦丁堡教区的大主教 Bartholomew I 访问梵蒂岗
的时候,教宗 John Paul II
说 "How can we not share, at a distance of eight centuries, the pain and disgust."    教宗这两次的表态,被公认为天主教
向东方基督教为第四次十字军的大屠杀的道歉。 这位波兰裔的好教宗还在逝世前到耶路撒冷和波兰为二战时期凡蒂岗教廷协助纳粹和法西斯迫害
犹太人和波兰人而道歉。  您看! 基督教里好人!

东罗马帝国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之后就更衰落了。没多久就被突厥人建立的奥图曼帝国取代了,结束了1123 年的王朝。
海峡南端的母牛津(博斯普鲁斯)大桥横跨欧洲和亚洲。
海峡北端的 Fatih Sultan Mehmet Bridge 横跨欧洲和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