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土佬儿注: “更定” 约是夜晚八时。 http://baike.baidu.com/view/2129858.htm     阴历十二月,夜八时,天应已大黑。 若 “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
则应是阴历十五日左右,月圆,而云层较薄时候。即使当夜有十五的月亮,云白了,天白得了吗? 虽然大雪三日,西湖的大孤山和小孤山上积了雪,西湖不致于
结冻。 湖水能白得了吗?无论日与夜,湖水应是深色以至于黑色。 曰水白,必是浮夸。 否则赴湖心亭,乘的是破冰船。文人常为了文美,顾不上事实。 若不浮夸,
安能 “白发三千丈”?  明崇祯年代,早过刑事及民事追溯期限,bull shit 之事,不必深究。大陆还把这文章收进中学的语文课本里。教育出一代黑白不分的国之栋樑。

依大土佬儿之意,张岱看雪,应在白天。 若非 “更定” 两字都被前人误释了,就是张岱误写了。 惟在下雪白天,天与云俱白。水面反光,山与水亦白。
谁知四百余年前西湖光景如何? 大土佬儿以哈德逊河冒充如下。 不见湖心亭内饮酒雅士二人及烧酒童子。 读者但凭想象吧。
以下照片摄自冰湖。 张岱要乘破冰船才能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