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夙夕梦见之。梦见在我旁,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辗转不相见。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竞何如?
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大土佬儿译释:  爱情是关怀对方,而不是占有对方,更不是要对方如何如何地爱自己。 古乐府里的《饮马长城窟行》叙说着一对真正懂得爱情的夫妻的
          故事。 今人读之,当有所启发,俾益。

          居住在温暖南方的妇人,身边有着青青的河畔草。 此时,她绵密的思绪记挂着旅行于远方边塞的丈夫。 (塞,障,皆长城之古称也。)
          丈夫在边塞旅行当中,自有让马匹在水源饮水的时候。 远方的丈夫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呢? 不知道。 妇人只能在夜夜的梦里见到丈夫。
          梦里,丈夫在她的身旁。 忽然醒了,她明白现在丈夫在老远的地方。 那儿,可不是近在咱们这个县,没法轻易相见。
          
                                  丈夫好可怜啊! 无叶的枯桑能感受到天风的吹动,海水也能感受到天已转寒。 丈夫当然也能感受我对他的思念。 (这是古乐府里常见的
          比兴写作方式。)  别人回家了,各有爱他的女人疼爱他,取悦他。 远方的丈夫回到客居,有谁跟他说话,照呼他呢? 真心疼他!


          在妇人心疼丈夫的时候,丈夫来信了。

          由远方来的客人,捎来了一个信盒。 (古时,书信夹藏在木盒里。 木盒是上、下两个刻成鲤鱼型状的木板构成的。) 教孩子打开装信
          的木盒,盒里有一封素笺。 妇人兴奋地长跪着读这封素笺。 素笺上说得是什么呢? 丈夫先说好好地多吃些餐饭,然后说我想你。
                               (男人爱女人,总是要她多吃些餐饭。 等到男人要女人节食了,当心! 要糟!)
         (长跪是直着腰,屁股离开脚后跟的跪法。 短跪是屁股压在脚后跟的跪法。 长跪是表示礼貌,或者兴奋的姿态。 在此,应解释为兴奋。)


      美国的阿帕拉契山里和哈德逊河流域有许多美洲品种的桑树。 秋末,桑叶落尽,就成枯桑了。 枯桑知天风。
           次年春天,枯桑又长满了桑叶。 初夏,结满桑椹。 洋桑低绿枝了。 洋鸟笨,连桑椹都不晓得吃。  便宜了大土佬儿,大把大把的吃桑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