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年,飄流江海,萬裡煙浪雲帆。故人驚怪,憔悴老青衫。
我自疏狂異趣,君何事、奔走塵凡。
流年盡,窮途坐守,船尾凍相銜。淮浦外,層樓翠壁,古寺空岩。
步攜手林間,笑挽攕攕。
莫上孤峰盡處,縈望眼、雲海相攙。家何在,因君問我,歸步繞松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