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北的野地里多狼。 古今皆然。 前些年大土佬在那儿的市集还见到许多卖狼皮的摊子。狼肉食。 许多没法完全消化或者吸收的兽毛,肉,和脂肪就从狼的
消化道的另一端排遗出来了。 干燥了的狼粪烧起来跟其它物质不一样,它冒黑烟。这跟它的特别成份有关。古代戍守在边疆的中国军人就在烽火台上烧狼粪,
让狼烟警告远方的伙伴『敌人来袭了』。 狼烟告急的讯号很快地就一站一站地传递到大军的后方总部。 十几年前,美国的国家地理杂志报导了他们的记者在
甘肃作了一个实验。他们的人开越野吉普车跟狼烟传递讯息的古老方法竞快。 结果他们大败。

狼烟固然有其优点,却也有严重的缺点。下雨下雪的时候气压肯定低,狼烟当然升不起来。 刮风的时候狼烟就被吹散了。大风雪的时候,狼烟没用处。
更别提这时候能见度低,就算是升起了狼烟,也看不见。 那时候,就得靠骑马告急了。 E-mail 和电话都还得等上一千三百年才问市。

再急的事也没法一路快马加鞭的。那么蛮干,要不了多久,马就累得倒毙了。AAA Auto Club 可不会过来帮他们拖吊跑死了的马。于是,心里再急,也只能让
马走十里,跑五里,再走十里,再跑五里,把安西都护的示警军书,从龟兹经过一个驿站,一个驿站,传递到酒泉。酒泉的守将啊!胡人要过来围攻你们啦!
大土佬儿在山里遇到了大风雪,想起了王维的《陇西行》,照了以上相片。读者看了相片,能否体会安西都护心里的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