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土佬儿在美国西南高原 Navajo人的古道上看到几匹瘦马。 照了相,配上马致远的《天净沙》。

在戈壁遇过几次沙尘暴。 当地的人有个诗意的叫法 “扬沙”。 我在扬沙的时候上了嘉峪关附近的 “悬壁长城”。 下了悬壁长城之后,开车的师傅
苦着脸,说 “我一歪脑袋,能从耳朵里倒出一勺子沙来。”  元代的马致远是大都(今北京)人。 他少不了经验过扬沙的日子。 
费解的是《天净沙》是 “天上净是沙” 呢?还是 “天上的沙都被风吹净了” 的意思?
甘肃,安西县 夕阳西下 扬沙
甘肃,阳关遗址 夕阳西下
汉玉门关附近 夕阳西下
大土佬儿在吐鲁番高昌古城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3-Fall/2012/gaochang1.html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3-Fall/2012/gaochang2.html
甘肃,安西县 扬沙日 强风来自西方的乌鲁木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