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樹在冷風裡搖,野火在暮色中燒。
啊─ ─ ─ ─!
西天還有些兒殘霞,教我如何不想他!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FF4LRP0arg 迪里拜尔 唱  尽美矣!尽善矣!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MD5Jw4CkbM&feature=fvwp&NR=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Zc4sJJqa2g&NR=1&feature=endscreen
http://v.ifeng.com/his/200911/7057fd6e-45cc-4b45-a252-977a6ddbd794.shtml

赵元任在巴黎遇见刘半农。 时刘去国已数年, 怀乡思国情切, 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新诗。此诗中, "他" 即赵元任和大土佬儿的祖国 "中国"。
后赵元任谱曲。  "教我如何不想她" 遂风行海内外八十余年而不衰。 思我祖国,爱我祖国!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他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他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他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他
这张照片是大土佬儿从科罗拉多州进入堪萨斯州后拍照的。 当时从汽车的后视镜看到西天残霞和大平原上的枯树,想到元曲里的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的句子,也想到了赵元任的《教我如何不想她》。 于是下车,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