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应物《秋夜寄丘员外》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 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大土佬儿译:我在秋夜里散步,称赞着清凉的天气。临平山那里的夜晚,静得只有松子从松果里落在地上松针的声音。幽居在临平山里的您,应该也还没有就寝吧?

大土佬儿在落矶山山脉里漫游时,进入了一处松林。 地上铺了多年以来落下的松针。 松针上有许多松树落下的松果。 松果落在松针上应没有什么声音的。松子
落在松针上,声音就更细微了。 此时想起了韦应物的名诗。 体会到了诗里我前所未曾想到过的寂静。 

邱员外隐居临平山。 山里静到连松子落在松针上的细微声音都听得到。 还没睡的邱员外在此时想的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