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
 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 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大土佬儿注释:
自古以来,知识份子不坏的不很多。 被同僚诬陷而丧命的不可计数。 苏轼的运气好,被人害了,没掉脑袋,贬到楚地黄州,没有正式
的差事,干不了活儿。 但,并不是下了岗。薪水微薄,艰难度日。 这是应该小心戒慎,嗒落着眼皮过日子,隐光韬晦的时候。 可是
不骂陷害自己的那些混蛋是憋不住的。 骂吧,脑袋还要不要了? 好在苏大学士没有被大专联考的制度糟蹋掉。 他的肚子里面还有一些
真学问,能够借古讽今,消消气。

苏轼的这阕词,明着的是笑话战国时代的那个 ass kisser,拍马屁的宋玉。 楚襄王在兰台宫。 一阵清风吹来,楚襄王说 “真棒!这是
我跟老百姓共同享受的清风吗?” 宋玉跟楚襄王说 “啊!不是的!大王您享受的是大王之雄风。 这雄风是如何,如何之好的。
庶民只配有庶民之雌风。 那雌风是如何,如何之不成的。”  苏轼暗讽的是那些制造迫害他的 “乌台冤案” 的御史大夫和佞臣。

已系文字狱的苏轼骂当权的佞臣更是不得带脏字眼。 所以苏轼称宋玉为 “兰台公子”,就像大土佬儿称台湾某人为 “某总统” 一样,心里
只有万分鄙意而没有丝毫敬意。 苏轼的这阕词的中心德目是 “宋玉这个肮脏污龊的宝贝蛋儿是没法理解庄子的风是天籁的说法。 他为了
谄媚主子,kiss 楚襄王的 ass,硬说(刚道)有雄风和雌风之别。 
老子(苏轼经常自称老子。)有浩然之气,现在能在离首都汴京
千里之外的这个快哉亭里享受清风。”    
http://www.tulaoer.org/Essay/Laozi.html

黄州江边的快哉亭是张怀民修建。张怀民名梦得,字偓佺,当时也贬官在黄州。 黄州是个穷乡僻壤。 张偓佺的财务好不了。 临江
盖了一个亭子,料必简陋。 苏轼跟下放的知青一样,每天要在城外躬耕,要经过一个 “黄泥坂”,因此以这个黄泥坂为号,自称东坡
居士。 这首《水调歌头》的开场 “落日绣帘卷”,跟古人写诗,常言能喝酒 “斗十千”,是一样的。 读者不必当真。 苏轼来前,
张偓佺把小亭子的窗户新上了漆。 新漆还没干呢。 所以,“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 以下是怀念欧阳修在徐州修建的平山堂周边
风景。 欧阳修,号醉翁。 他的《朝中措  · 平山堂》用了 "
山色有无中" 的句子。   
                                                           平山阑槛倚晴空,
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其实,“
山色有无中” 出之于盛唐王维的《汉江临泛》。
                                                           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 江流天地外,
山色有无中。 
                                                           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 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
 

古人借了别人的诗句就不还了,寻常事。 Immitation is the best form of flattery.   我想,欧阳修有借没还,是 flattering 王维。
宋玉 《风 赋》

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宋玉景差侍。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宋玉对曰:“此独大王之
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今子独以为寡人之风,岂有说乎?”宋玉对曰:“臣闻于师:枳句来巢,空
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

王曰:“夫风始安生哉?”宋玉对曰:“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
滂,激飏熛怒。耾耾雷声,回穴错迕。蹶石伐木,梢杀林莽。至其将衰也,被丽披离,冲孔动楗,眴焕粲烂,离散转移。故其清凉雄
风,则飘举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宫。抵华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衡,概新
夷,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跻于罗幢,经于洞房,乃得为大王之风也。故其风中人状,直惨凄惏
栗,清凉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发明耳目,宁体便人。此所谓大王之雄风也。”

王曰:“善哉论事!夫庶人之风,岂可闻乎?”宋玉对曰:“夫庶人之风,塕然起于穷巷之间,堀堁扬尘,勃郁烦冤,冲孔袭门。动沙堁,
吹死灰,骇溷浊,扬腐余,邪薄入瓮牖,至于室庐。故其风中人状,直憞溷郁邑,殴温致湿,中心惨怛,生病造热。中唇为胗,得目为
篾,啖齰嗽获,死生不卒。此所谓庶人之雌风也。”

===========================================================

西洋音乐里有 "序曲"。 《魔笛》,《卡门》,《波西米亚人》,《1812 年》、、、、都有序曲。 
随炀帝开了运河,弄了个《水调歌》高兴高兴。《水调歌》的开头序曲,叫着《水调歌头》。 后来,《水调歌头》成了词牌的名字了。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