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2014/11/05) 大土佬儿在哈德逊河畔的一家有 180 年历史的古老餐馆晚餐。 哈德逊河的河水静静地从面前流向大海。 大土佬儿想起了一千年前,
湘江的秋水在张先用餐的酒家前面慢慢地流着。 乐伎弹奏筝的玉手在筝上像大雁一样地起伏飞舞。 她的纤指藉着筝的十三根弦传递了她心里暗藏的
哀怨。 远处的秋山随着伤感的筝声渐渐地暗了,像是女子难受地嗒拉下涂黑了的眉毛和眼皮。

于是,大土佬儿拍摄了几张哈德逊河的照片。 缅怀当年湘江畔的张先老儿。  
(虽然张先作此词时,可能还年轻。 大土佬儿总是记着他最辉煌的 80 岁,一树梨花压海棠,所以称他为“张先老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