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outube.com/watch?v=Dqfl0qhCQz8

杨树的蒴果在每年的六月成熟。 通常,蒴果都在清晨迸裂,到了露水被太阳晒乾了的时候,带著丝絮的种子,像雪花一般随著风到处飘著。
许多唐诗把杨絮和柳絮比拟作香雾。 而我却觉得“六月雪”比较符合实景些。
这漫天的杨絮,跟棉花一样,都是种子上的丝絮,不是真花。
不讲究植物学的人,管他们叫著杨花。 杨絮轻,随风飘。 有人说它 “水性杨花”。 这样一来,旧礼教管制下的女性就多了一个挨骂的词儿了。

白居易的诗平易近人。 连乡下老媪都懂得他的诗。 台湾着名大学的某个国文教授没懂白居易的《花非花》,硬说这是一首朦胧诗。 大土佬儿
出国之后,台湾再也没有学生敢在课堂里纠正这样的教授了。 得!全完! 满砸!   会唱《花非花》这首歌的小朋友们,晓得你们唱的是什么吗? 

苏东坡倒是很清楚所谓的 “杨花” 和 “棉花” 都不是真花。 他写了一首《水龙吟》,来应合朋友章质夫的《杨花词》。

《水龙吟》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 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