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沈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
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三页之一
八月十三日清晨,大土佬儿荡舟阿帕拉契山中镜湖。 謐然祥和,不似人间。 欲拍摄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意境。 究竟摄影技艺不足,未能满意。

大土佬儿有验方补足照片所缺。 红葡萄酒一瓶,口服,饭前后不拘。 二小时内服尽,然后重新检视图片。 天地每能为之一宽。 魂魄飘摇而大自在。
梦入霄汉沧海,况乃芙蓉浦乎?

读者若亦觉三页图片 “梦” 意不足,盍兴乎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