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
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嘆。
顷奉台湾王萱老师大作: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漫談蘇軾《永遇樂》

王萱老师作


北宋熙寧十年(1077)四月,蘇軾抵達徐州擔任太守。次年(元豐元年)十月十五日夜,於夢中登臨徐州名蹟燕子樓。第二天就親詣其地
拜訪。這燕子樓乃唐朝徐州尚書張愔(字建封)內第,為張之愛妾關盼盼居所。張愔初得色藝雙全的盼盼時,曾設樂宴客三日,足見寵愛
之深。據說白居易當時遊於淮泗之間,曾參與張府家讌,親眼見到盼盼,讚為丰姿嫻雅、能歌善舞,贈詩中有「醉嬌勝不得,風嫋牡丹
花」之語。

張愔逝世,關盼盼誓不再嫁,獨居燕子樓凡十餘年。白居易作《感舊遊》二絕句,末章云:「今春有客洛陽回,曾到尚書墓上來。見說白
楊堪做柱,争教紅粉不成灰。」又作《感故張僕射諸伎》詩:「黃金不惜買娥眉,撿得生花三四枝。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去不相
隨。」關盼盼答以詩曰:「自守空房恨歛眉,形同春後牡丹枝,舍人不會人深意,訝到泉臺不去隨。」遂絕食而死。

這淒豔的故事令蘇軾迷惘,獨自在園中徘徊甚久,因而作《永遇樂》詞,並附小序「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詞曰: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錚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
覺來小園行徧。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
景,為余浩歎


蘇軾說夢,經常為有所避諱之託詞。此詞前半闕寫景,至「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徧」數語,當然是憑弔燕子樓主人關盼盼;而
後半闕「天涯倦客」自謂也;「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十三字就說盡人亡樓空瞬息生滅的了悟。「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
有舊歡新怨」,更明白說出自己心境:不知東坡先生心中一片譴綣柔情為誰而抒?

原來蘇軾自徐州上任以來,因當時風氣,每逢酒宴必有紅袖侍飲。蘇軾鍾愛一位聰慧的官伎馬盼盼,伊人工於書法,模仿蘇軾筆跡,頗能
得其髣髴。當是時也,徐州大水初定,防水堤及改築之東城門「黃樓」(註)剛剛竣工。蘇軾正在書寫蘇轍所撰寄之黃樓賦,準備刻石勒
記。寫到一半有事離座,馬盼盼一時興起,拾筆接寫「山川開合」四字。待蘇軾回來一笑置之,略加潤飾,不再更寫。所以後來流傳之黃
樓賦碑帖中「山川開合」四字,即馬盼盼筆跡。

蘇軾與馬盼盼流風雅事如此,再觀照「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諸語,應有更深一層領會。最後「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
浩歎」頗有王羲之《蘭亭集序》中「後之觀今亦猶今之視昔」感慨,沉摯之思,令人吟詠不盡。

這一闕詞景中有情、情中有理;物我一境,情與境諧。其中論及之人生哲理,無疑受到佛老影響,筆下流露超塵絕俗之念,營造出高曠清
絕的格調,是為特色。



【註】:蘇軾甫至徐州上任兩個半月時,忽遇黃河決口,水漫城壁,情勢岌岌可危。城中富戶爭相避難,唯蘇軾當立斷,親自率領兵卒,
會合民伕,搶建防水堤,歷七十餘日而峻工。並於次年(即夢登燕子樓之年)改築外小城,擴大子城東門城門,護以磚石,在城上建一大
樓,取五行土剋水之意,堊以黃土,名曰「黃樓」。

大土佬儿按:

苏轼离徐州后,贺铸亦宦游至此。 题诗燕子楼。序云:『、、、、、壬戍重九后一日,余与二三僚友置酒楼上,分韵赋诗,偶得如字。
而侍酒官妓亦有名盼盼者,盖窃希唐人,因为见于卒章。』。盖此盼盼即善苏轼者也。

稍后盼盼卒。贺铸诗《和彭城王生悼歌人盼盼》
诗云:
东园花下记相逢,倩盼偷回一笑浓。
书簏尚缄香豆蔻,镜奩初失玉芙蓉。
歌阑燕子楼前月,魂断凤凰原上钟。
寄语虞卿谩多赋,九泉无路达鱼封。

题诗注云:『盼盼马氏,善书染。死葬南台,即凤凰原也。、、、。』


噫! 红颜何其多薄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