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李白二十四岁才离开剑南道,一口蜀腔自是难免。 李白当个翰林,伺候唐玄宗和杨贵妃游御花园之时,用不着他带着笔墨砚纸的。 玄宗命令李翰林作诗歌颂杨
贵妃,倒是难不倒他。 他这辈子写的奉承之诗,不可胜数。 李白信口赋诗。 从人立刻笔墨抄录伺候。 蜀腔里的 “像” 念第三声,与 “想” 的发音是不分的。 
李白蜀腔的  “云像衣裳花像容"在从人的耳朵里就是 ”云想衣裳花想容“ 了,因而误录。 全诗由大土佬儿意译如下: 贵妃的轻纱衣裳像云,像围绕在山头上,
那些白玉似的云彩。 贵妃的美貌像春风吹拂栏杆时,带着露水的花朵,像是在月下西天王母娘娘瑤池遇到的仙女。

读者千万别跟五十年前大土佬儿在台湾师大遇到的那种二百五的劣师学,见到 “想” 字,就死乞掰咧地往 “想” 字里瞎解释,误人子弟。 此外,李白的诗挺工整的。
“群玉” 对 “瑶台”。“山头见” 对 “月下逢”。 要是您学了当前台湾奉为大师的我的劣师出版的 “群玉山” 对 “瑶台月”,“头见” 对 “下逢”,那么您就算是毁了。 切!切!
本页牡丹摄于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