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爱妻王氏逝。 因作《锦瑟》。 瑟,二十五弦。每弦支以二柱。 丧妻如断弦,乐音不再。 忽尔丧妻如无端(无征兆,无缘故,无心,没料到)断弦。
锦瑟二十五弦中断成为五十弦。 伤睹五十断弦散在五十柱上,一弦一柱,不禁思忆往日华年。 《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
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 此之谓物化。
《庄子·至乐》庄子妻死,惠子弔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
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然! 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 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
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 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传说古蜀国有望帝,名杜宇,死后精魄化作杜鹃鸟。 杜鹃鸣声 “苦苦!苦苦!”,好事文人以 “苦苦!”  联想  “不如归去!”。 又传杜鹃啼血,泣血。
不确, 杜鹃口内原本红色之误也。 以下杜鹃美图小土佬儿台湾所摄。 难能而可贵!

往日伉俪爱浓情稠如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 。 今之无端弦断,如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正以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
蝴蝶之梦为周与?”,而有 “此情可待成追忆”,而当时鹣鲽情深是梦?是真?“已惘然” 矣。

伤逝之作,以 《锦瑟》臻入化境而流传千古。

李商隐断弦而终生未续。 至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