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了三十年前大陆山西高教出版社出版的唐诗三百首。确实是 "碧空尽“。 查了台湾再版的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 古诗观止。确实也是 "碧空尽“。

http://big5.hwjyw.com/zhwh/ctwh/zgwx/779/libai/200803/t20080313_14035.shtml
   ZT:  所謂『孤帆』,此時江面上未必只有故人一船,只是詩人眼中無它。在宋朝人編的《萬首唐人絕句》中,這句寫成『孤帆遠影碧山盡』,
     在陸游的《入蜀記》中,則寫成『征帆遠映碧山盡』。顯然,『空』字展開的境界更為闊大,而『山』字則阻斷了人的視線,限制了想象空間。

愚见,是”空“  还是 ”山“ 颇难定论。”空“ 与 ”山“ 孰优,也难以确定。 古人应和今人差不太多。作品写成之后,还可能有二稿,三稿,以致于多年后还有斟酌修正
之事。蘅塘退士从浩瀚唐诗之中选了  "碧空尽“ 这个稿本,固然很好,而散佚于民间的其它真实稿本,以及后人抄录时产生的误誊版本就难以考据了。
”僧敲月下门“ 可能是那位洒家打着酒嗝,从山下回山寺了。 ”僧推月下门“ 可能是那个秃子要跟小尼姑讲悄悄话,补习阿弥陀佛经。  
”山“ 和 ”空“ 两字之中,到底哪一个是李白的 new-and-improved version, 只有他知道了。

又及:李白在公元724年(开元十二年)辞亲远游。《渡荊門送別》即写就于此时。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http://www.tulaoer.org/1-Poems/3-Fall/F012.html

《黄雀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写于公元730年(开元十八年)三月。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山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古人 recycle 自己的诗句,不胜枚举。 Recycle 别人诗句,亦在所多见。

大土佬儿估计 孤帆远影碧山尽 是初稿。孤帆远影碧空尽  是李白后来的稿子 (new-and-improved), 或者是别人篡改了李白的作品。
从前大土佬儿的国文老师就有这样的坏习惯,老要改我的作文。Dam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