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唐代破山寺的后禅院没有美国阿帕拉契山里这么美丽。 大土佬儿想利用美国这儿的场景,拍摄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可难了。 我想拍摄出
”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 的意味,结果拍摄成好莱坞的后禅院了。 您将就一点行吗? 在国内,那处名胜古迹一让
当地政府 “开发” 了,就刺目惊心,不堪一去了。 我想,就是回国拍摄这首诗的意思,也不容易。

在2010年我去了西安的护国兴教寺。很好的一个地方。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3-Fall/2010/HG1.html(6 页) 好嘛!现在政府的魔手
伸了进来,要撵走和尚,开发成观光景点。 好在我没在那里出家,要不现在还得想办法挪窝儿,到别处挂单了。  万一您要出家,我建议您还是来
美国出家好些。 这儿的客观环境比国内的强多了。 运气好的时候,下山化缘还能化到 pizza 和牛肉馅饼 hamburger 。 老衲在西安化缘,运气顶好
的时候,只化到油泼辣子凉粉,素的。 气得我马上还俗,到饭店要了一客西安干锅肥牛,三两西凤酒。 没肉吃,没酒喝,谁有劲儿念经? 是不?

我的这个场景有来头。 这里是 Erskine 的宅第,美国革命时华盛顿将军常骑马来这里告帮。 请看:
http://www.tulaoer.org/Essay/IronChain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