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爷听烦了专家学者嚷嚷 “地球暖化”,特意在上个冬天好好地教训了我们。 雪,下得是往年平均的二至三倍。 死冷,死冷的冬天往后拖延了三至四个星期。
早就该开的春花,楞压着,不让开。 一直到了这几天,看着大土佬儿快被冻得没气儿了,才松手。 才两、三天的功夫,纽约阿帕拉契山里的枫,刷地一下,绽开了
满树的红花。因作歪诗誌之。  (2013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