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outube.com/watch?v=EcFn7MiPlE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5R9N_EtihY
这事情至少有两个说法。 其一,男人此时在燕地北国。他见碧丝新草,萌生回家的念头。 见春草而思归,语出《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
春草生兮萋萋!” 在秦地的女人想到男人思归,于是难过地断肠(我猜她有神经病。 要不,她不想她的 “这个” 男人回来。)。 至于 “春风不相识,
何事入罗帏?” 则被解释成女人的贞洁。  请见:
http://www.teachercn.com/zxyw/teacher/tsjs/201981121329273.Html

其二,男人和女人都还在秦地长安酒家里的同一张床上。 女人想到本地的桑枝已因丰果茂叶而低垂了。 燕地北国此时也该长出绿草了吧。 她实在舍不得
身边的男人离开。 身边的男人要回北国老家之日,就是她断肠之时。 这时一阵春风吹入罗帐。 干嘛?找谁? 我们正亲热着呢。 别提醒他春天到了,
该回北国燕地正房夫人那里了。 (大土佬儿的说法。 因此,这个说法暂定为标准答案。 李白是个爱泡在酒家的人。)

这事儿麻烦了。 咱们糟老头儿穷极无聊,没事找事。 深究起来,持各方意见的人可能相持不下。 弄不好,咱们为争一千三百年前, “那个男人正在
床上” 还是 “那个男人远在北国燕地” 又忘了咱们的炉子里正烙着烧饼呢。 行!谁输了,罚谁吃烙煳了的烧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