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outube.com/watch?v=mxyBB41nvfc&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Ny38XUBV4A&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S0gvC-9Toc&feature=related

《闻笛》

谁在画楼里吹笛子?
断续的笛声,随著断续的微风飘来。
天上的行云都停下来听这响亮的笛声。
清澈的笛声也伴著清冷的月光进入了我的窗户。

我想起了从前桓伊兴致来了就为王徽之吹奏三遍的逸事。
我也想起汉朝马融听了美乐,即时写就一篇『赋』的逸事。
笛声停了。那位吹笛的人还在画楼里麽?
天空里似乎还飘著笛子的馀音。
敬奉台湾王萱老师大作:

趣談《聞笛》

誰家吹笛畫樓中,斷續聲隨斷續風。 響遏行雲横碧落,清和冷月到帘櫳。
興来三弄有桓子,赋就一篇懷馬融。 曲罷不知人在否?餘音嘹亮尚飄空。

讀趙嘏 《聞笛》一詩,似乎聽得到「餘音嘹亮尚飄空」清音洋溢、感受到「清和冷月到帘櫳」的淪肌浃髓。自來以文字描繪音樂,如白居易「間關鶯語花底滑」
的啁啾婉轉、「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清脆圓潤,又如劉鶚筆下王小玉說書之「餘音繞樑三月不絕」,皆為如聞其聲的上乘之作。而笛之為聲:可悠揚、可哀怨,
可吟詠,可輕快,而最傳神者,莫如急促、哽咽、激昂、斷續之聲,一如其入聲音韻之本色。

趙嘏喜用「高樓聞笛」、「雁度」、「清秋」之類思鄉感舊語詞入詩,如(長安秋望)之「殘星幾點雁橫塞、長笛一聲人倚樓」、  本詩之「誰家吹笛畫樓中,
斷續聲隨斷續風」,都營造出悠揚哀婉、清新峻峭的詩風。

若論笛聲抒情哀怨感傷,首推王之渙(涼州詞)「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渡玉門關」。其中「楊柳」兼有楊柳樹與折楊柳曲雙關之義。雖說「何須怨」,
卻反見怨更深;塞外無春,更顯家園之思。

談到以笛寫景渾然天成,晚唐杜牧「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樓台一笛風」(題宣州開元寺水閣)運筆高妙,將風中幽揚笛聲與深秋時密雨聲景相融,鉤畫出宣城
及宛溪的綜合面貌。

關於笛聲典故,中唐劉禹錫運用得最自然真切。聽聽他在(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中的感慨:「巴山楚水悽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懷舊空吟聞笛賦,
到鄉翻四爛柯人」。須知劉禹錫自永貞元年(805)被貶出京,多次遷徙,歷二十三年。「巴山楚水」即指貶謫之地。「聞笛賦」即指晉人向秀經過亡友稽康
舊居,聽見鄰人吹笛,感從中來,因寫「思舊賦」以懷友的典故。「爛柯人」則是晉人王質入山打柴,因見仙人下棋,轉眼已是百年歲月,手中斧柄已爛。
詩人熟用典故,一則感慨老友多半已逝,二則暗示自己貶期長久。與杜甫同抒「訪舊半為鬼」人生無常的感慨。

要說聞笛之清趣,不妨欣賞蘇軾在宋神宗元豐五年(1082)十二月十九日(李委吹笛)一詩。當時東坡在赤壁之下歡度四十七歲生日,忽聞笛聲隨風飄來。
遠方一葉扁舟翩然而至,上立一腰佩玉笛、青巾紫袍少年。自稱名李委,特譜(鶴南飛)以為先生壽。笛聲高亢,穿雲裂石;風起水涌,鶴鳥盤旋。蘇軾大樂
之餘賦一絕句(李委吹笛):山頭孤鶴向南飛,載我南遊到九嶷。下界何人也吹笛?可憐時复犯龜茲。

走筆至此,真想和「蘇長子」同遊九嶷之上,豈非《聞笛》之最高境界?04/2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