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土佬儿按: 此词似乎是李清照在生活安定优裕时所作。 一宿浓睡,酒意犹残。应是娇柔慵懒时。 夫婿赵明诚先起床,卷帘。李清照记挂一夜雨疏风骤,
海棠花落多少。 赵明诚心思较粗,只道海棠还在。 李清照娇嗔 “知否?知否? 应是花掉了一些,原来被花遮住的叶子显得多了一些。”     闺中情长趣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