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春夜,李白在洛阳听到有人吹笛。 笛声散入了春风,飘满了洛阳城。 曲子里有伤别之情。 闻者有谁能不兴起了对故园的思念?
李白《春夜洛城闻笛》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东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敬奉台湾王萱老师大作:《一般聞笛,兩樣心情──漫談李白聞笛詩二首》


唐代詩人李白有一首格調高雅的七言絕句《春夜洛城聞笛》,令人讀來餘音繚繞、迴腸盪氣,千古傳唱:

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東風滿洛城。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

李白在唐朝開元年二十二年(734)由供奉翰林院、玄宗「降輦步迎」的殊遇,到為親近不容而遭賜金放還(其實就是逐出長安)難堪
的境地,只好黯然出京。好在詩人天性豪邁,挟重金東遊洛陽,倒也痛快。在一個春天的夜晚,忽聞東風中傳來清越的笛聲,側耳細聽:原來是一首
「折楊柳」曲調,心中不禁暗生思鄉之情。所以我們可以說,《春夜洛城聞笛》是一首先聞笛而後心有所感、直抒胸臆的思鄉之作。

笛為橫吹的樂器,胡樂也。樂府雜錄云:「笛者,羌笛也。古曲有折楊柳、落梅花」,所以王之渙(涼州詞)中說:「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渡玉門
關」,杜甫《吹笛詩》:「故園楊柳今搖落,何得愁中曲盡生?」都指「折楊柳」曲調。折柳代表送別,聞「折楊柳」曲而愁生,當指濃濃的鄉愁吧!

李白的故鄉在何處?據官方說法:原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省秦安縣西北),隋末時先人流寓碎葉(今中亞細亞巴爾喀什湖西),李太白即出生於該地。
所謂「流寓」是客氣的說法,其實就是流放,現今稱為驅逐出境或是取消回國資格(黑名單)。這種情況,好像古今皆有,歷歷可數。到了李白五歲時,
也許這位先人所犯流放之罪(猜測是政治事件)早已事過境遷,詩人之父就悄悄攜眷入關,低調避居綿州昌明縣(今四川省江油市)。因此四川人咬定
詩仙為蜀人,其實嚴格說來,他應該算是歸國華僑。

再回到開元年二十二年賜金放還的當下,按說李白原該回到落籍的四川。可是觀其一生行止,他卻自此時起開始以梁園為中心的漫遊生活,這期間與
杜甫結為忘年交,又與高適、李邕等好友登山臨水,詩酒往還。浪跡天涯,好不消遙!

安史之亂發生,史思明攻陷京城。唐玄宗幸蜀,在馬嵬坡逼死了貴妃,隱匿蜀地不出。此時天下大亂,避居在廬山的李白,為了一伸抱負,投身為永王
李璘(玄宗第16子)府僚佐,李璘謀亂兵敗,李白連坐長流夜郎,終於走上其先人流寓之途。肅宗乾元元年(758),
途經武昌遊黃鶴樓,有感而吟《與史郎中飲聽黃鶴樓吹笛》七絕一首:

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這一首詩和《春夜洛城聞笛》不同之處為先有情而後聞笛,抒發了詩人遷謫之感與去國之思。所謂「長沙」乃引西漢賈誼自我比附,流露受害之憤懣,
頗含自我辯白的意思。在流放途中,頻頻「西望長安」,總還有些對朝廷的眷戀。此時李白的處境,前往夜郎既前途茫茫;西望長安又遠路迢遙。
聽聞笛聲「落梅花」曲調,自然分外感傷。

「落梅花」,另名為「梅花落」,乃笛曲也。「江城五月」正當初夏,何來梅花盛開?然而「梅花落」曲調吹奏出神入化,串串音符,彷彿潔白之梅花
漫天飄落,意象極美。此詩短短四句,運用聲音轉為形象的藝術手法,描繪出與寂寥心境吻合的蒼涼景色,強而有力的
烘托出一己的愁緒。有詩家評論為:「無限羈情笛裡吹來」,允為傳神之論。

李白寫《春夜洛城聞笛》時33歲,賦《與史郎中飲聽黃鶴樓吹笛》時57歲,時間上相去24年,分別代表不同的人生兩個時期。甫離京師浪跡天涯之時,
尚有「仰天大笑出門去,吾輩豈是蓬蒿人」《南陵別兒童入京》之銳氣;長流夜郎之際,卻難免「西望長安不見家」的感傷。平生輕財任俠、縱酒狂放、
浪跡天涯,大起大落,回首往事,卻是一場空。李白擁有蓋世的才華、傲人的際遇、燦爛的詩篇、率性的人生。同樣是一輩子,他過得比誰都豐富精彩,
到頭來卻比誰都落寞寂寥。細讀《春夜洛城聞笛》和《與史郎中飲聽黃鶴樓吹笛》聞笛之詩,真是一般笛聲,兩樣心情啊!(97/05/1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F3Ip9mpwD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5uWWwk7ebQ&feature=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