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鬚柳眼各無賴
                         


每年春天,美国东部最早变绿的树,要算是开满了绿花的枫树和长满了绿色的榆钱(果实)的榆树了。 大家以为春天新绿的树长满了新的树叶了。 其实不然。
枫科的植物有一百二十五种之多。 美国本地土生的枫有十三种。 一般的枫树是雌雄异株的。 不论枫的品种,单以花色可以分为绿枫花和红枫花两种。

雄性糖枫(Sugar Maple, Acer saccharum Marsh.)开满了绿花之後,花梗能逐渐长到大约四英吋之长。  李商隐的名诗﹕
     二月二日江上行,东风日暖闻吹笙。
     花鬚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
     万里忆归元亮井,三年从事亚夫营。
     新滩莫悟遊人意,更作风檐夜雨声。

裏所说的「花鬚」,就是指有长花梗的枫花了。
纽约州的四月初,山换新装迎黄鹂。红枫(Red Maple, Scarlet Maple, Acer rubrum L.)开花了。远近的树冠先是带著一点浅红,接著变成了大红。
带著红冠的是平地上的红枫,後面山上的糖枫由於气温低一点,要再过两天才能盛开红花。右边红枫後面黄色的是新黄的柳树,前景是芦苇,古名蒹葭。
雄性的红枫花能开两个星期。等到雄蕊上的花药破了,黄色的花粉上了雌蕊的柱头,也钻进了每个花粉敏感症患者的鼻腔、气管和眼睛裏了,雄枫花就开始掉
了一地。雄性的红枫花的花蕊(小蕊)顶多两公厘长,只能算是「鬍子渣」了。
一朵雌性的红枫花上有两个大(雌)蕊。大蕊也像「鬍子渣」。每一朵雌花结两个果实,每个果实各长了一个翅膀。红枫雌花的花梗逐日增长。
此时大蕊还没有脱落。这些连著大蕊的翅果,像我们小时候玩的竹蜻蜓。这时候,红枫长长的花梗,也叫著「花鬚」。
它们像是从前中国东北的土匪要强劫时染红了的鬍鬚(听我吹的,彷彿我真的见过东北红鬍子似的。惭愧!惭愧!)。
二月初,天寒地冻。别的树木的枝条都还是灰褐色,春意就从柳条露出来了。这时候,最早报春的柳条开始转成了黄色。树林里,那儿是柳,那儿是别的树,
老远就能很容易地认出来了。咏柳初黄的诗歌多极了。

     全唐诗里,清江的《赠淮西贾兵马使》

     破虏功成百战场,天书新拜汉中郎。
     映门旌旆春风起,对客弦歌白日长。
     阶下逗鸡花乍发,营南试马柳初黄。
     由来吴楚多同调,感激逢君共异乡。


    白居易《永丰坊园中垂柳》

     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
     永丰西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
三月中旬,还包在一层皮里的柳树叶芽逐渐鼓胀起来了。 这柳芽的外形,像中国人的细眼睛,所以自古就为诗人墨客称之为柳眼。
柳条上的柳眼一多了,长大了,就压得柳条更低垂了。
李清照的 《蝶恋花》

     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
     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
     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元稹的《寄乐天》
     莫嗟虚老海壖西,天下风光数会稽。
     灵汜桥前百里镜,石帆山崦五云溪。
     冰销田地芦锥短,春入枝条柳眼低。
     安得故人生羽翼,飞来相伴醉如泥。

有今人注释「柳眼」是柳的新叶。注释错了。王冕在《竹斋集》,卷八,的〈梅谱〉裏,把梅花未开之前分为五个阶段,即「花开五出,各以名兴﹕萌芽、
柳眼、麦眼、椒眼、虾眼、蓓蕾。」。
http://www.angelibrary.com/oldies/wmzz/008.htm  从此可见,梅花在刚萌芽之後,尚未形成蓓蕾之前,经过了像「柳眼」
大小的阶段。若认为「柳眼」是柳的新叶,当係误谬。 画家王冕,诚不我欺也。

进了四月,柳树该开花了。柳有木柳,水柳(垂柳),等等十多种类。然而,它们开的都是柔荑花序的花。 「柔荑」的本意是柔软的小草,後来被引用於年轻
女子的纤纤玉指了。花枝上的许多花生长开放的样子叫著「花序」。柔荑花序顾名思义,是许多小花开成像女子柔荑那样的花序。 柳的柔荑花序上开的小花
相当细微。眼力好的,要拿放大镜才容易看清楚。 至於我,要放大镜加上老花眼镜才行。 再不,就是照了像,送进了电脑,在显示屏幕上放大了看。

柳眼张开了,有的长了微青的小叶,有的长了毛绒绒的花芽。柳的花芽像极了洋人当作吉祥物的白兔脚。千万别把这些花芽误作柳絮。
柳花开後,原来柔荑花序上的雌花,就结了果实了。 过了三,四星期,果实成熟,绽裂,释放出带著丝絮的种子。  此时,春风一过,漫天柳絮,像极了下雪。
《世说新语》裏记录了「天骤降大雪, 太傅谢安兴起,问诸子侄:“ 白雪纷纷何所似?”   谢朗答:“撒盐空中差可拟。”   道韫曰:“未若柳絮因风起。”
一时举座惊服。」
柳的雌花
柳的雄花
柳实初结
(大土佬于 2004 年春天写于纽约阿帕拉契山内。)
枫的翅果
“无赖” 之词在唐宋时代是 “天真,活泼” 的意思。 

例如: 辛弃疾《清平乐 · 村居》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
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古时的 "无赖“ 和当前的 马英九,陈水扁,绝无关系。 读者切莫误会。
三月中旬,还包在一层皮里的柳树叶芽逐渐鼓胀起来了。 这柳芽的外形,像中国人的细眼睛,所以自古就为诗人墨客称之为柳眼。
柳条上的柳眼一多了,长大了,就压得柳条更低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