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奉台湾王萱老师大作如下:

春江水暖鴨先知

話說元豐七年(1084),宋神宗感到遠謫的蘇軾「人材實難,不忍終棄」,乃親出手札「量移汝州」。「量移」為平行調動,
汝州乃今河南省臨汝縣,雖然罪官身分未變,但遠離偏僻的黃州,靠近天子腳下。對蘇軾來說,不啻為天大的皇恩。

蘇軾一家人於元豐七年四月離開黃州,繞了一個大圈子向汝州進發。經九江、上廬山、過筠州、訪金陵,十月份抵揚州、年底
達泗州(好大一圈)。在這期間,兩次上呈(乞常州居住狀),但一直為當權所擱置。到了次年二月,皇帝才恩准了他的申請:
「仍以檢校尚書水部員外郎、團練副使、不得簽書公事,常州居住」。得此,真使他欣喜若狂,立即託人賣掉京中宅第,在
宜興求田問舍,準備在常州安度餘生。

其實居住常州,蘇軾是履行多年前的約定。28年(嘉佑二年/1057)前,他才新中進士,與宜興籍的同年蔣之奇相約,退休後
必至陽羨(常州宜興)定居。熙寧六年(1073),東坡曾至常潤一帶賑災,讚嘆道:「一入荊溪,便覺意思豁然」,有詩曰
「…惠泉山下土如濡,陽羨溪頭米勝珠…」認為宜興是居家最理想所在。想不到後果真得償宿願,成就因緣。有詩云:「瓊林
花草聞前語,罨畫溪山指後期」就指此事。元豐七年(1084)九月在宜興,有(菩薩蠻)頗能自抒心志:

買田陽羨吾將老,從來只為溪山好。來往一虛舟,聊從物外遊。    有書仍懶著,水調歌歸去。筋力不辭詩,要須風雨時。

元豐八年(1085)三月初五,神宗駕崩。「恩准常州居住」成了施予蘇軾的最後恩澤。哲宗以十歲稚齡繼位,祖母高皇太后
垂簾聽政。蘇軾立刻得到重用,自朝俸郎右史、禮部郎中、起居舍人,到了1086年三月,遷為官拜四品「知制誥」的中書舍人,
好似乘坐飛機直升雲端,真可謂是新綠滿眼,春意盎然了。

此時滿心歡喜的再回到常州,正是江南春老,桃花猶盛,江魚鮮美時節。揚子江中的魚,東坡最喜歡的是鮰魚及河豚。可惜
鮰魚多刺、河豚有毒。東坡曾戲作一絕句:「粉紅石首仍無骨,雪白河豚不藥人。寄予天公與河伯,何妨乞與水精鱗。」詩中
希望鮰魚無刺、河豚無毒,使人能大快朵頤,真是異想天開。

河豚生在江河入海口上,每年初春沿江上泝,在淡水中產卵,再洄游海口,此時身懷劇毒,烹飪不得法,食之嗚呼哀哉也!
(此項本攤攤主是專家,在下不過人云亦云,特此就教)蘇軾回常州時,正逢河豚當令,據說這是一味千古無雙的美味,
小女子未曾吃過,不敢臆測。但是單看東坡先生在哲宗元佑元年(1086),拿「春江晚景」當作河豚的配料,就知必非比尋常
之物: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這是蘇軾為韋袞儀所收藏畫作所題的兩首詩之一,這幅畫(春江晚景)是建陽僧惠崇所繪。二十八個字就使一幅早春圖景躍然
紙上。前三句寫景:竹籬外桃花初綻三兩枝、一江春水上的雛鴨姿態各異、尖尖的蘆芽加上茂密的短蒿,已將圖畫上所能呈現
景色描摹殆盡,詩人卻能由鴨群戲水感受春江水暖、蘆蒿新發聯想到河豚欲上。讓整個畫面注入了春天的氣息和生命的活力,
把無聲靜止的畫面,轉為有聲躍動的詩境。東坡曾說:「詩畫本一律,天公與清新。」以詩人的眼光題畫,畫中能見詩;用
畫家的眼光品詩,詩中也能見畫。東坡(韓幹畫馬)詩:「少陵翰墨無形畫,韓幹丹青不語時」,將杜甫的詩比做畫、韓幹的
畫比做詩,在精神上,把詩畫融合為一體,都在追求超塵的意境。所以王文誥(蘇文忠公詩編註集成)中說:「此乃本集
(蘇東坡集)上上絕句。」紀昀(曉嵐)說:「此是名篇,興象實為深妙。」如何個深妙法?無非指點意象,風韻高超,不愧
為千古名篇。

蘇軾為韋袞儀題詩的兩幅畫如今皆已遺失。另一幅畫大約是群山歸雁(在下猜的),所題的詩亦有情韻,謹附錄於下,以便
方家查閱:

兩兩歸鴻欲破羣,依依還似北歸人。遙知朔漠多風雪,更待江南半月春。
蔞蒿滿地蘆芽短
再喜奉 (09/30/2013) 台湾王萱老师大作如下:

再談春江水暖鴨先知

李清照《漁家傲》中雖有「學詩謾有驚人句」之歎,然而自詡文章才華,不無自負自豪之意。古今才子詩人多如過江之鯽,
求一名句而不得。寧不知真正長留千古卻自然平易,直抒胸臆。如「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如「竹外桃花三兩枝,
春江水暖鴨先知」者,皆無一字拮据聱牙,平淡中見真趣。蘇軾《惠崇春江曉景》詩,原畫已失,題畫詩卻被選入《千家詩》,
代代吟誦不絕。詩曰;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這一首失去畫面的題畫詩令人好奇,例如惠崇其人其事如何?《惠崇春江曉景》詩畫意境探微?詩人與畫家是否相識?
題畫詩是否一畫題二詩?…這些疑點前篇拙作均未予深究,謹在此略補述一二:

1、 惠崇(965- 1017),北宋著名詩僧,福建建陽人,擅詩、畫。宋初有《九僧詩集》,惠崇列為九僧之首。其詩專精五律,
描述自然小景,避用典、尚白描,詩風精工瑩潔,頗得歐陽修等大家稱道;其畫風澹雅,北宋郭若虛評為「工畫鵝雁鷺鷥,
尤工小景,善為寒汀遠渚、瀟灑虛曠之象,人所難到也」,明朝董其昌將惠崇與巨然並論,稱其二人畫作「皆畫家之
神品也」,畫作以《沙汀煙樹圖》最知名。

2、 惠崇歿於1017年,而蘇軾生於1036年。亦即東坡於1086年應邀於韋袞儀所收藏之題《春江晚景》時,惠崇已作古69年。
對蘇軾來說,惠崇活在前一時空,是位令人崇敬的前輩大師。網路有稱:「…倘非蘇軾賞識惠崇的畫,就是惠崇仰慕蘇軾的詩,
於是在《春江晚景》這幅畫上,東坡先生題上七絕兩首…」,立論需再斟酌。

3、 詩云「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前三句寫景,描述竹籬外三兩枝桃花
初綻、春水中群鴨戲水、蘆芽及短蒿新出嫩芽等初春景色。第四句抒情:由群鴨戲水透露春江水暖、從蘆蒿新發聯想河豚欲上。
全詩由景生情,將無聲靜止的畫面,轉為有聲躍動的詩境,指點意象、藉景生情,令人回味無窮。

4、 人云蘇軾同時為《惠崇春江曉景》題詩兩首:其一即為此詩,別一首為「兩兩歸鴻欲破群,依依還似北歸人,遙知朔漠
多風雪,更待江南半月春」。愚先前以為蘇軾分別於惠崇春江圖及歸雁圖題詞,乃為二圖(待考)。暫置之不論,純粹以
二詩相比,則後者遠不如前者活潑靈動,充滿生命力,因此不如「春江水暖鴨先知」詩句廣泛流行,家弦戶诵。

清朝學者大多對蘇軾《惠崇春江曉景》題畫詩備極推崇。如王文誥云:「此乃本集(蘇東坡集)上上絕句。」紀曉嵐也說:
「此是名篇,興象實為深妙。」但也有人大唱反調,如康熙朝的老學者毛西河批評:「春江水暖,定該鴨知,鵝不知耶?」
雖曰文人相輕,自古而然。但如此解詩,無異焚琴煮鶴,大煞風景矣!
 刚才是哪个浑蛋说春江水暖了?
呱!呱!呱! 春水冷死了! 老子不干了!
 好不容易,春江水总算暖了!
 谁说鸭先知的? 俺大雁才最先知!